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每日段子/A bucky A day】 4.23

#冬寡注意

 

 

 

这都是我的错,Natasha告诉自己。

 

她站在窄小的客厅里,环顾四周。用力过度是个可怕的习惯:门把手拆了一个,窗玻璃被震裂,最难以忍受的是……冰箱门也被扯坏了。

 

她保持着冷酷的表情,“Mr.Barnes,你需要体检和神盾局的帮助,而不是躲在这里破坏我的公寓。”

 

沉默的男人抬起头来,不安地动了动眼睛。

 

 

 

 

 

三天前。

 

Natasha走进史密森博物馆的时候,嚼着生无可恋的薄荷口香糖。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认认真真地踏进这里,看什么“Captain America”。但身份被曝光,神盾局总部被炸毁,神神叨叨的Hydra,简直把这位意志强硬的女特工倒着拎了起来。她一边努力地寻找新的cover,一边忍不住羡慕某个男人。

 

这种日子,也许正适合重温摩托车古董的“old glory days”。

 

“美国队长的故事,是个关于荣誉、勇气、牺牲精神的故事……”她双手插袋,踏上了电梯。

 

楼上楼下,四处都是欢闹的小孩子,举着旗子跑来跑去。许多人都在周围照相。

 

她并不想久留,随意地扫视了一圈就打算往外走。但在侧门的安全通道边,她猝不及防地被人推了出去。一声闷哼,失去重心,回过神来的时候被紧紧按在楼梯口的白墙上。“什么……”愤怒的反击在她看清来人后停止。

 

那双沉默而尖锐的眼睛她记得,抵在她脖颈的手臂的质感也相当熟悉。“在纳粹德国流行这套是吗,把人推进别的房间审问之类的?”她呼吸有些困难。

 

对方的表情十分纠结,痛苦和迷茫都相当可观,“什么意思?”

 

Natasha翻了个白眼,“不重要……你想怎么样?杀了我?”

 

男人眉头皱得更深,“你曾是我的任务……”Natasha默默地寻找反击的时机,但出乎意料地,“但你现在不是了。”他松开了手,低低的帽檐下胡渣有些憔悴。

 

他换了发型,换了衣服。

 

思索片刻后,Natasha有了个大胆的推断,“你希望得到我的帮助?”

 

 

 

 

“水?”

 

“软饮料都在冰箱里。”

 

“是个人都需要睡觉,Mr.Barnes。”

 

“直接去见队长吧,我快忍不住把你扔出去了。”

 

“……要水吗?”

 

 

Natasha在心里叹了无数次气,但最终也没真的把他扔出去。寡言的士兵总站在窗边,她猜他对窗外的世界陌生得可怕。

 

 

她开始尝试一些零碎的对话,得到的回应寥寥无几。直到某一天,那双迷离的眼睛定焦在她的手上。“你连手心都有伤疤。”

 

Natasha喜欢他“伤疤”的发音,“我很小就开始做这行了。”补上一句,“但肯定没有你的时间长。”

 

他抬起头,安静地眨了眨眼睛。Natasha抱着手臂,不确定对话的走向。

 

表情单一的士兵走近了些,踱到了冰箱边。修好的门上贴着两三个标签,大概是他读不懂的意思。“……牛奶?”

 

时间走过一个大大的停顿,Natasha谨慎地侧过脸,“我不想喝牛奶,谢谢。”上一次他接近冰箱的时候没什么好事发生。

 

但他非常坚定地伸出了手,左手。五指扣着金属门柄,一点点用出力气。新修好的冰箱门发出轻微的声响,然后被平安地打开了。

 

Natsha又愣了一愣,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突然难以言明心情。

 

他双手抱着牛奶盒,维持着平衡。Natasha看到了他的右手,骨节分明粗糙有力,属于一个战士。但五个指尖轻轻覆在冰冷的纸盒上,浮着一小圈水汽。

 

这是一只有温度的手。

 

 

红发女特工扬着下巴,从架子上抓起两只玻璃杯,轻轻敲在桌面上。

 





4.23#

评论(3)
热度(84)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