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每日段子/A bucky A day】 4.27

4.27

 

#有点无聊有点长

#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

 

 

 

 

实验室里机器嗡嗡地响个不停,持久而细碎。

 

 

躺在仪器上的Bucky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像陷入了安宁的梦境。

 

 

他感到自己正面对着一片蓝光,然后变白,又变暗。所有的思想都沉甸甸地压在后脑勺上。后脑勺不堪重负后,他坠入一片潺缓流动的回忆。这次的场景似乎比以往温馨。

 

 

那儿有一片蔚蓝如晶的海,阔然包围了他所在的一小片陆地。他满心空白,但有一种奇怪的认知:这里潮起潮落已有数千遍,但除了他别无他人。时间在缓慢地、惊人地消退。

 

“你看到了什么?”遥远的声音询问他,他没有回答。

 

他沉默地站在原地,头顶是一片纯净的黎明。海平面远不可及,湛湛的蓝色延伸到天上,游荡到世界最暗淡的边际。

 

也许水里有鱼,有植物,有一些他不认识的东西,但这就是全部。

 

 

 

醒来时,那个削瘦的女医生正盯着他,“这一次,你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简短地总结。

 

Bucky艰难地点了点头。女医生眨了眨眼睛,她的黑发被紧紧束在脑后,显得人很冷漠,“也许这次不是幻想。你记起了些什么?”

 

黑发男子慢慢地呼吸着,“蓝色的……海。我觉得那跟我的家乡有关。”但他们都知道,这跟布鲁克林相差甚远。

 

“我想去那里。”Bucky叹息般自言自语,“想回那个地方去。”

 

女医生许久没开口,最后失望地一合文件夹,“我们明天再继续。”

 

 

 

 

 

--

 

 

 

 

“自我意识的校准仍然相当困难。”Natasha盯着手上的检查报告,简短地总结道。

 

“的确。”负责的女医生边走边点头,“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但他有些特殊。”一顿,“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不停地提起海。”

 

“海?”

 

女医生有些无奈,“对。”她骨感的手叉着腰,“我希望他能说一些关于生存信念和战斗信念的东西,这对了解他目前的心理非常有帮助,但他不断地告诉我去找一片很蓝的海。或许是某个事件让他留下了阴影,你能不能帮忙去查一查?”

 

Natasha抱着手臂看着她,“他有没有说,他在海边做了什么。”

 

对方摇头,语速飞快,“什么都不做,我觉得他在害怕。那片海或许象征权利?象征时间?他不反抗是因为无法反抗。这是人格扭曲的标志。”

 

Natasha面露怀疑,但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后,她才突然开口,“他不是在害怕它。”

 

她们停在原地四目相对,女特工抬起下巴,“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他一定是在保护它。”

 

女医生抿着薄唇,难以理清逻辑。

 

 

 

 

--

 

 

 

实验室里异常安静,机器的嗡嗡声摩挲着地面。

 

 

 

Bucky轻轻地攥着拳头,觉得这次的气氛有些反常。

 

“别害怕,去看那片海。”有个好听的女音响起,语调带着慵意。她不是那个女医生。

 

他皱着眉,但没有争辩,任由自己被拽进一片开阔而宁静的风景。这里一如从前,就像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像家乡。

 

“那里美吗?”她开口问。

 

Bucky依旧没有回答,他感受到了一阵柔柔的清风。地面很潮湿,远处笼着薄雾,海面上一片氤氲。

 

“你很喜欢那里?”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是。”Bucky动了动嘴唇。这个回答似乎令她很满意,“为什么?因为海很蓝?”

 

Bucky站在海边,不明所以地激动起来。对,海很蓝,蓝得像天的影子,像转瞬即逝但强有力的片刻永恒。他的呼吸很有规律,身体充满了力量,似乎整个人变成了一颗健壮、不停跳动的心脏。

 

他的眼睛动来动去,像经历着曲折的梦境。她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或许你可以告诉我,是怎样的蓝色?”

 

Bucky在原地绕了一圈,周围的景色顿时天旋地转。他挣扎许久也无法开口说出话来,最终落难一般睁开了眼睛。Natasha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她身边的男人也满脸担心。

 

Bucky扫视四周,明白这次的试验不是所谓的“治疗”。他的目光最终落在那个金发男人眼中,胸口不停地起伏。

 

“像你的眼睛。”Bucky像是找不到的谜底的流浪者,无助地给出了答案。

 

Natasha看了看Steve,Steve一动不动地盯着Bucky。

 

“那蓝色,就像你的眼睛。”Bucky轻声重复了一遍。句子的涵义超出了字面,从略带沙哑的嗓音里满溢出来。

 

Steve说不出话来。

 

 

Natahsa微微勾起唇角,“我早就说了。”语调平静,“那地方不是个‘地方’,是个人。”

 

 

 

 

--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他一定是在保护它。”Natahsa颇为肯定地说。

 

“……”女医生思索片刻,“也许,这是种保护记忆的方式。在长久被洗脑的过程中他被迫学会了保留,或许是某件重要的事,或许是自己的身世……”

 

红发女人笑了起来,“或许是一个不想忘记的人。”

 

“……hopeless romantic。”她们不情不愿地承认道。

 

 

就像漂在无边无际的海上,同时对抗着自己和命运。这种旅途往往很痛苦,但当事人并不觉得一无是处。他们有某个念头,某个难以言明的念头,足以让时光不那么难熬。

 

这个念头往往日久月长。





4.27#

评论(6)
热度(75)
  1. 三月令A bit 转载了此文字
    笑尿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