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每日段子/A bucky A day】 4.28

4.28

 

 

 

#name it

 

 

 

 

阳光自窗外投来,明亮地落了一地。

 

 

 

“恐惧。”棕发男子停顿了一下,“尽管我不喜欢这个词,但它最恰当。”他的声音平铺直叙,带着理解者才能感知的痛苦。

 

“我害怕四周的墙,也害怕堆在水池里的盘子,就好像它们随时都会失控……飞起来,炸开,摔碎,再也回不来了,诸如此类。”

 

Sam胳膊肘支在讲台上,“我更愿意把这叫做‘焦虑’。”台下的人都静静听着他的发言。

 

“你只是心里有些发毛,不知道有什么即将发生。但事实上什么也不会发生,你得认清这一点。然后唯一的任务就是:适应这种平静。”黝黑的高个子轻松而理智。

 

最后排戴着鸭舌帽的金发男人,微微调整了坐姿。Sam扫了一眼他,露出“Iknow I’m good”的神情,开始听下一个人的发言。

 

这次的谈话进展也很顺利。

 

Steve没有太多表情,心不在焉地架着腿,直到Sam说出:“好吧,那我们来看留言。”这是Sam想的新花样,在大门口设了一个信箱,供希望匿名的人使用。

 

“今天只有两封信。”Sam笑露一排牙。

 

Steve静静地等待着,希望能听到……“我不喜欢出行。”Sam念道,他瞥了眼后排,发现Steve猛地投来关注的目光。

 

纸页边沿撕得很平整,齐齐叠了两折,写的笔迹却相当拙劣。

 

“人让我感到恐惧,大街上的成年人尤为如此。我希望听懂一些东西,比如音乐。我总是和人流走动的方向相反,这让我觉得自己被所有人讨厌。但是我从前并不在意这些。”篇幅很短,问题很多。

 

这信是Steve看着Bucky写完,又亲手投进信箱里的。他承认这样做事很费劲,但他别无选择。那种“两杯酒,半个下午,随便说说话”的沟通方式在Sam和Bucky之间行不通。

 

Sam思索了片刻,将信纸反过来摊在了桌上,“其实这感觉大家都熟悉,就跟被迫和十几个身材你比好一百倍的名模一起走秀一样。”玩笑开一半又认真,“令人羞愧,害怕不安。手是错的,脚是错的,一切都是错的。观众根本不在乎你,但他们盯着你看,准备好了一车厢的嘲笑和厌恶。连你自己也讨厌自己。”

 

美国队长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但这种错觉并不持久。”Sam谨慎地补充,“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改变。你们觉得呢?”

 

“有一点是好的。”台下有个男人平静地指出,“他说‘我从前并不在意这些’。”

 

他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我们应该换一种解释:羞愧、害怕之类的感觉,最大的优点是他们是‘感觉’。当打开‘感受’这个开关时,一定是有什么积极的事情发生在了我们身上。”

 

有那么几秒,谁都没说话。

 

Sam像受到了启发:“没错……?战斗和独立生活都有一种孤独的惯性。”他放慢了语速,“如果一个人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讨人喜欢,在乎这个在乎那个,他大概……”

 

“恋爱了。”一位女士随意地打断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突兀。

 

Sam愣了楞,讶异地笑起来,“That’s right. 突然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突然注意到别人的香水,这就是恋爱。”他戏谑和认真的语气都一样。

 

 

“爱”这个词与Steve也许有一个世纪的距离。

 

 

 

 

--

 

 

 

 

那天晚餐结束后,Steve思忖着如何将今天的成果告诉Bucky。

 

寡言的Bucky却出人意料地先开了口,“别人都怎么说?”他一腿曲在胸前,坐姿有些散漫。

 

Steve站在原地,嗯嗯啊啊地迟疑着,“Sam和那里的成员们……对你的了解非常有限,Bucky。所以不知道怎么理解和处理你的感情。”

 

感情。他用了这个词。Steve怪罪自己的舌头。

 

坐在桌边的Bucky套着他的长袖T恤,穿着他的黑色长裤。整个人蜷在宽大的布料里,显得很柔软。Steve觉得自己的心缩成一团,“或许你可以说得再仔细一点。”他坐到了Bucky对面,“那天你一个人上街,到底发生了什么?”

 

Bucky抬眼看着他,不知道如何把“Steve”这个名字说出口,“……没什么特别的事。”

 

Steve理解地点点头,等待着他讲些别的。但他温和的表情让Bucky退缩了,他觉得Steve认为自己在撒谎。他没有再说下去。

 

 

 

 

 

--

 

 

 

 

Bucky那晚上睡不着,几乎扯破自己的枕头。他翻来覆去地尝试了很久,最终从床上坐了起来。Steve的门开着,像是随时都准备起床,所以他没有开灯。

 

黑暗中的客厅似乎比白天更整齐。笔记本电脑边叠着黄皮笔记本,削得干净利落的铅笔裹成一捆,简朴的玻璃杯摆成一字。

 

他僵硬地立在那里,回忆Steve的语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没有撒谎。

 

 

那天他穿着连帽衫和球鞋,认真地卷着裤脚,全身都按照Steve的样子打扮。他满怀着探索精神,却被一条普通的商业街轻松击溃。

 

成千上万的陌生人在同一条街上呼吸,他们互相陌生却互相审视。言语的波浪永远在喧哗。Bucky窒息般低着头,呼吸着空气中的敌意。

 

他觉得自己太高,挤入人群后又觉得太矮。手牵手的情侣谈笑着经过,年轻的父母抱着年幼的孩子。他们离得太近了,近到让他能倒影出自己破碎的记忆,被填埋的生活,和阴郁空虚。这个世界不愿迎接他。

 

他迫切地需要进入室内,或者找一个同行的人缓释尴尬,但不能。这种无助的感觉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像要把胃都击碎。

 

Bucky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逃一样回了Steve的公寓。他并不常用“拯救”这个词,但此刻他不得不拥抱着这个念头。

 

 

“Bucky?”正站在客厅里的Steve露出困惑的笑容,他的蓝眼睛捕捉着光芒。

 

寡言的士兵静静地呼吸着,觉得有一股突如其来的感情在他心里流淌。当一个人无法厘清自己的过去时,追上未来显得难上加难;但这事对他来说似乎格外简单,他的过去和未来都只悬着一根细细的线。

 

这根线让他有了一切的一切的理由。

 

 

 

 

那股感情依旧在Bucky心中流淌。他站在黑暗的客厅里,觉得自己正在慢慢蜷缩。

 

“所以不知道怎么理解和处理你的感情。”Steve的声音很平静,他相信Steve是诚实的。

 

坦诚和正义从不是种必须,但它们都是不可多得的幸运。Steve在那“最幸运的人”中。

 

 

Bucky此刻希望自己也能稍有些幸运:来个人告诉他,如何理解和处理他这股“感情”。

 

 

只要一种解答就够了,他会照做。





4.28#

评论
热度(61)
  1. A bit 转载了此文字
    QAQ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