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3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星期三,天气晴。

 

这个页面没有插入图片的功能,但我还挺想留个自己的照片:现在浑身发冷,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痛,胃里的东西像三天没换过一样。

 

……已经很久没病得这么惨了。

 

 

先生病的是Steve,从上个礼拜就开始了。

 

那天晚上他下课回来,挺热的天,穿着T恤还裹了个外套。我有点奇怪:“这T恤的宣传图上是这么搭的?”

 

他凝视着我,鼻子动了动,眼睛水汪汪地,在室内的暖光下简直像要哭了。我不知道哪儿得罪他了,“哦搭得还挺……”他猛然响亮地“啊嗤!”一声,把我的下半句吓没了。

 

打完喷嚏的Steve表情恢复了镇定,“不是的,Bucky。我有点冷。”

 

我看着他又僵又黄的脸,“……你生病了?”

 

“感冒了。”他点点头,然后瞥了我一眼,“你离我远点,我已经难受了两三天了。”

 

我没接话,但觉得大个子说这话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有种小时候的Steve的感觉。我在房间里思来想去,决定抓住机会显示友好:去给他倒杯水好了。

 

我握住玻璃杯敲了敲门,没人应。轻轻推门一看----Steve已经蜷着身体睡着了,床上隆着好大一个棉布包子。

 

这才九点,看起来是真的病了。我怜悯地摇摇头,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高兴,把杯子放到床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

 

 

 

第二天我照常起床,醒来时四处不见Steve,冲澡之后Steve还是不在。我边喝牛奶边吐血,他难不成还在晨练?

 

还没腹诽完,Steve本尊就出现了。他从卧室里慢吞吞地走出来,蓝眼睛憔悴地闪着光。原来是一直没起床……我默默地抬高杯子咕噜咕噜。

 

他一路盯着我看,然后衣衫不整四肢无力地坐在我对面,神情弱弱的声音闷闷的:“昨天晚上在我房间的是你吗?”

 

我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不是!”下一秒想了想,“……哦你说水杯那事?是。”还是被呛到了。

 

Steve觉得奇奇怪怪地,但没多说什么,“谢谢。”

 

我边咳边假笑,“应该的……咳咳咳应该的。”

 

 

 

 

但那杯水回报实在不小,那天下午Steve捧回来个小蛋糕。盒子很漂亮,散着一股甜甜的香。

 

我看看他,看看礼盒,“送男室友蛋糕是耍流氓。”

 

但他一副“你要说我耍流氓,老子流氓耍到底”的正直样子,放下东西就走了。

 

我“……”了很久,托着头想:要是他还那么好欺负就好了,我一定把蛋糕砸他脸上,砸不出坑,再砸一次。

 

但是蛋糕还挺不错,足足有两厘米奶油糖霜,中间还夹一层流质巧克力。我一边防着舌头掉下来,一边遗憾Steve的窍总开不对地方。

 

 

 

不幸的是,吃完蛋糕,第二天我就病倒了。症状和Steve没差多少,不穿件长袖都不敢出门。我被这来势汹汹的感觉吓了一跳,你说他是不是嘱咐甜点师下了什么药?

 

 

晚上变成这样: 

 

“你在量体温?”Steve看我没精打采地坐在那儿,问道。

 

我咬着体温计,“呜嗯嗯。”

 

“……这个东西我一直在腋下用。”他诚实地说了出来。

 

我:“……”呸地一下把它吐出来,觉得病得更重了。

 

 

 

早餐变成了这样:

 

 

“要毯子吗?”Steve问我。

 

我说:“要。”

 

他把一条灰毯子兜在我身上,自己裹了条一模一样的。两个病号就这样面对面坐在桌边。

 

我说:“你去热牛奶。”

 

他说:“好……”

 

 

 

下一个晚上变成这样:

 

 

“下午的课真累,我要睡了。”我打着哈欠。

 

“……才六点半,Bucky。”Steve有点无奈。

 

“十一点前睡才能长高,哪怕我已经185了。”我耷着眼睛开玩笑。

 

“……我都没185。”

 

他怎么就听不出我在开玩笑!“我说185就185!”

 

“好好好……”

 

我大概病糊涂了,总是想到以前那个乖乖小小的受气包,看到Steve料头这么大就烦躁。“可是你怎么就长这么高了?”

 

Steve眨眨眼。

 

我差点就要说你是不是很想欺负回来,还好他开口了,“前几年吃得太好了,我猜?”他似乎想营造一下温情的气氛,“小时候的事多有趣啊,我记得你有次还逼我吃牙膏。”

 

我病得一哆嗦,悲惨地走向自己的床。

 

 

这之后的早餐成了这样:

 

Steve端来的牛奶怎么看都像牙膏。

 



#



FT:这文就是图个好玩……大概没几天就要弃的orz大家也就看着玩玩好了(滚

评论(15)
热度(211)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