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4

 #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这一团乱麻要从校庆日说起。校庆是一年一度“开始玩吧,这是社交季节”的旗号,大家都忙忙闹闹不亦乐乎。

 

我喜欢这样的气氛,跟交际舞俱乐部的新朋友勾肩搭背喝了几次酒,还参加了两次奇奇怪怪的geek聚会。一次派对上,身旁蓄着络腮胡的高个子告诉我:“现在都不算什么,你是转校生?……等着哲学日吧。”

 

哲学日?大概每个学校都有这样对外加密的暗号,我微醺着眨眨眼,“……像古希腊那样辩论吗?”

 

大家都哈哈大笑。于是我晕乎乎地记下这词,回去问了Steve。

 

 

 

Steve坐在桌前笑得喘不过气“哦对……还有这事……应该早点告诉你。”

 

“……啊?”

 

“是学社科的人开始的,所以叫‘哲学’。”他笑着。我想到了他的专业,的确是个“哲学”。“只是打着恶作剧的旗号做些公益的事,比如为了化疗儿童剃光头,剃成奇奇怪怪的形状之类的。”Steve看着我,“参加的大部分是新生和转校生,活动年年不一样。”

 

剃头发?怎么敢让我剃头发?!

 

我说:“确定不是‘打着公益的旗号恶作剧’吗?能不能不参加?!”

 

他温和地威胁我:“那你的大学生涯就到此为止了。”

 

我的胃有趣地翕动了一下:“……”躲不过,那问问剧透总可以:“剃头发那次都剃成了什么样?剃了个Dick吗?”

 

Steve笑着不作回答。

 

 

 

今年的活动是变性换装,我在某个神秘的、非官方的网站上看到了通告。要经历一整个早晨:女生只能选择穿内衣和西装外套或者内衣和西装裤子,男生被要求穿指定的高跟鞋。关掉网页后我掩面倒在了床上。

 

 

所以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Bucky?”

 

“嗯。”我铁血地回应。

 

“Bucky你还好吗?”Steve的声音埋没在热闹的背景音里。上百人挤在“哲学日起始点”的摊子前领高跟鞋,年轻男孩们兴奋又尴尬地喊啊喊。

 

“我很好。”我非常镇定,“我居然保持了平衡。”

 

“因为你整个人都歪在我身上……”Steve吃力地开口。

 

我往下看了一眼:我的脚上有一双黑色的细高跟,身体像尊雕像一样笔直僵硬地倚在Steve怀里。

 

身边某个不穿高跟鞋就比我高、穿了高跟鞋比我高好多的人盯着我笑了,“你们这姿势真不错。”

 

他一身黝黑的好肌肉,笑起来露出白闪闪两排牙。“你说什……”我刚一转头就失去了平衡,倒抽一口气被Steve接住。我的腿曲着,Steve像耍杂技一样,双手勾在我胳膊下面。

 

这种背后搂住的动作大概更不堪入目了,“这姿势更好了~”对方评价道。周围有相机的不少,老天保佑他们都是瞎子。

 

Steve镇静地收着手臂,我听到他的笑声:“Sam。”

 

原来他们认识……“Sam。”我一副垮了腰板的样子,“你是新生?”

 

他咯咯笑着,“我跟Steve同届。但这次的活动太好玩了我忍不住!”

 

他的确看起来挺享受的,“我能穿着高跟鞋跳舞,你能想象吗?你想看看吗?”他做了个扭胯的动作。

 

我神经质地摇着头:“不用不用。”Steve笑得胸肌发颤,我的背感受到了。

 

 

 

 

那个早晨我都坐立不安,像踩着块会咬人的石头,怎么样都疼。

 

回到出发地时那里已经改成了“哲学日终点”,这说成我人生的终点都不为过。我一瘸一拐地到挪了过去,Steve和恢复正常的Sam居然在等我。

 

“你看起来真糟。”Sam叉着腰。

 

……不糟怎么算男人。我拎起可爱的平底鞋,坐到一旁。周围鬼哭狼嚎的声音让我平衡不少。

 

Steve蹲在一边看我的脚,“好像伤得挺严重?”

 

我一看,脚上磨出了几道红印,但没有伤,“哪有那么严重。”龇牙咧嘴地换上了自己的鞋。

 

“走得了路吗?”Steve问。

 

我嘶嘶地挤出玩笑:“不能走的话你背得动我吗?”

 

“我说不定背得动。”热情的Sam热情地说。

 

我和Steve一起连忙说:“不用不用。”

 

 

 

  

第二天网上就有了哲学日的照片,我抖抖索索地点开看了看。

 

“谁说只有新生,老黄瓜们也是有社交热情的啊哈哈。”附了一张Steve和我的照片,就是那个……不堪入目的姿势。我噗地一笑。

 

但这之后还有一连串照片:Steve扶着我穿鞋;我被Steve架着,跟Sam打招呼;结束之后Steve认真地打量着我的脚。还有我没看到的角度:我走远的时候,在身后一直注视我的Steve。看着看着我就没了笑意。

 

那张远望的Steve只是别人照片的背景,但眼神还是清清楚楚。

 

 

看照片的时候是深夜,我一个人抱着电脑缩在床上,屏幕的光盈盈亮。我跟照片上的Steve对视了一眼。

 

这一眼看得我胃一抽。

 

深更半夜人容易胡思乱想,所以我冒出这样悲惨的揣测:他是喜欢别的姑娘还是Natasha,是喜欢Natasha还是……?

 

……

 

 

我?

 





评论(4)
热度(216)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