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7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插入标题:绕进去就出不来

 

 

 

“事故”第二天,Steve不见了。早上我去敲房门,发现他一整夜没有回来,手机在枕头边,其他东西也都在。

 

我一个人待了大半天,从“巴不得离他远点”变成“他在哪里……”,现在只能忧心忡忡地胡思乱想:“我要不要报警?他该不会……被人杀掉了?”

 

 

我给Natasha打电话,“Steve昨晚没有回来,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她敏锐地问:“他为什么不回去?你们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

 

她笑了笑,“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你换个人问问。”

 

我干巴巴地说:“好的。”

 

 

事实上我换不了谁,我的拇指在屏幕上滑啊滑啊,没找到一个能打的号码。我胸闷地一扔手机,脚架在桌子上,椅子晃啊晃。

 

 

有这么严重吗?不就是接吻吗?彻夜不归?白天也不回来?

 

谁绑得动他?金发碧眼癖?被捅了一刀?下迷药?

 

………………

 

 

报着“只要敢进门回来,我就揍他一顿”的奇异志向,我像老母鸡一样窝在床上愤怒地担心着。

 

但雄心壮志永远是雄心壮志。

 

 

Steve晚上就回来了,解释说:“在Sam那里住了一晚……我们几个朋友在计划假期的旅行,一起查查资料什么的。”温和的语气让我发不出火。我看看他,看看地板,又看看他:“……听着挺好……”

 

我正在吃晚饭,手里的叉子卷着一坨面。Steve问我:“叫了外卖吗?”我镇静地说:“自己做的……”Steve看着我,湛蓝的眼睛眨巴眨巴,但最终一言不发地回了房间。对话就莫名其妙地结束了。我盯着关上的门嘀咕:“还以为会跟我谈谈……”

 

然后我对着食盘,独自沉思:Steve是不是被接吻那事吓到了,逃出去住了一夜,还没脸皮说出口?

 

这念头让我突生内疚,把白天的暴力幻想都扫得一干二净。

 

要是他喜欢的不是我就亏大了。无论如何……留到大学的初吻还是很珍贵的。我默默卷起另一坨面,随意地塞进嘴里。

 

 

 

 

之后那天的晨练,Sam坚持要跟我们一起跑。安安静静的早上一下子变得鸡飞狗跳。

 

Steve穿长袖长裤,上白下黑非常干净。Sam上身裹着紧身背心,露着一身胀鼓鼓的肌肉,一大早就神采奕奕。我依旧套着连帽衫,帽子兜住头----为了盖住乱糟糟的头发。

 

三个人并排跑,速度丝毫没有减缓。我迈着潇洒的大步,却越跑越不自在。

 

被两个这样体格的人夹在中间真是噩梦:左边一座Sam,右边一座Steve,中间微凹下去的那块才是Bucky Barnes。

 

我抗议:“不要让我跑中间!”,放慢脚步绕到Steve右边。

 

Sam笑着跟过来,又把我挤回去,“为什么?!”

 

我嚎了一句:“没有为什么!”加快脚步逃到Steve左边。

 

Sam煽动道:“Steve你过去。”一副存心耍我的样子。

 

Steve笑得呼呼喘气,“不能专心一点吗?”稳步向前,没有别的动作。然后我们就确定了这个队形,追逐打闹着跑了下去。

 

途中我瞄了Steve几眼:那早上天气不佳,云厚光少,但他脸色很好,透着有活力的红晕,嘴唇看起来很柔软。

 

我回忆了一下那晚的吻,牙根猛地发酸。我想,我要忘掉这件事----Steve都没开口,我就更该忘掉了。念经一样提醒自己,试图洗脑。

 

Steve发觉我不太对劲,“Bucky?”

 

他的声音好像特别抓耳,我一下回过神,“哦,哦没事。”下意识咬住了嘴唇。忘掉……忘掉。

 

 

 

我真的没觉得那吻算得了什么,不那么热辣,也没什么浪漫的场景。说忘就忘了,没过几天就能当个笑话讲。但事与愿违是宇宙运行的第一法则,这是数理化高材生Bucky Barnes说的,它很靠谱。

 

 

 

是这样:我跟Steve一起去了个派对,在满地酒瓶的公寓里跟花花绿绿的同龄人玩游戏,而Steve输了。

 

一个留着波浪卷长发的姑娘问Steve,“你跟同性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是什么?”这问题在我太阳穴上猛敲了一下,震得耳朵发疼。

 

大家都期待着“真正”“出格”的回答,没想到面前坐的是经验单纯到可怜的Steve Rogers,他说:“……接吻?也许……”

 

扫兴的嘘声此起彼伏,我却脑中一片呆滞的空白。Natasha也在,她正用一种剥皮拆骨的透视目光看着Steve,眼神带着笑意。

 

我心虚地咧着嘴,故作风流潇洒状开Steve玩笑,“你不要这么紧张嘛,脸都红了……”想装个没事儿人。

 

大家看着我,音乐声填充着背景,那刻时间膨胀开来,像停止了一样。然后我听到有人鉴定:“脸红的是你吧……”

 

我不知道自己脸上僵的是什么表情,只感觉到心跳加速,头晕目眩,活像喝了今晚场上所有的酒。

 

Natasha一定看出来了,也许别人也看出来了,但这都不重要----Steve侧过脸,用那双澈亮的蓝眼睛看着我,深深地钻进我眼睛里。我的心脏苦巴巴地皱成一团,一切都很不好。是不是因为喝多了才会这样?

 

回去之后,Steve竟然还能表现得毫无异样。我很混乱,又没勇气跟谁通电话,给一个朋友发信息:我跟我室友意外地接吻了,刚才别人提到“同性间亲密的事”,我还露馅脸红,已经不想活了,我该去道歉吗?

 

男人的回答总是很简洁:你完蛋了。

 


这短信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我静静地盯着手机屏幕,认同地想:我完蛋了。





#

FT:我知道我太懒了更得慢啦…给大家跪拜orz

评论(15)
热度(239)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