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9

 

 

最新保存: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插入标题:未完待续

 

 

这真是种奇异的生活:我跟我大学室友、亲生妹妹住在一起,一个是心似海底针的文科生,一个是想出一出是一出的小魔鬼。

 

 

周六下午,Steina趴在床上勾着一只脚,一手撑着头另一条手臂弯着肘,“Bucky,Steve全名叫什么?我忘了。”

 

我正噼里啪啦敲键盘,“Steve Rogers,怎么了?”

 

她想了想,突然笑得前仰后翻,“等等?Rogers?”

 

我被这奇怪的语调惊醒了,一下转过身去,“……对,Steve Rogers。”然后我明白过来:当年跟Steve认识的时候Steina已经记事了。

 

果然她咯咯笑个不停,“他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他原来只有你一半大。”自顾自地说,“你们居然又做大学同学?他跟你一届吗?好像不是啊。”

 

我沉着作答,“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不是,我比他高一届。”她怎么这么烦……

 

Steina撩着湿漉漉的头发,“他真可爱啊。”

 

我定定地坐在那儿,“啊?”

 

她很认真,“真的很可爱啊,会做饭会洗碗,还一天到晚看书。主要是……”措辞着,“脸不差,身材还很棒。”

 

我在她眼里看到一个个“好帅啊”荧光牌。深呼吸之后,铁血地问:“那又怎么样?”

 

小姑娘托着下巴,我一看那表情就知道有什么可怕的言论要出现,“我觉得我喜欢他。”

 

少女说的喜欢都只是冲动的憧憬,但这个少女是我妹妹。我一口气没上来,闷在胸口憋得痛,“……啊?”

 

Steina更认真了,“你想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吗?可我真的喜欢他。”

 

“真的”“喜欢他”。

 

我简直眼冒金星,心中有个Bucky Barnes正跌跌撞撞地准备跳进河里。我在忧虑、尴尬的乱头风里吹了一阵,然后说出了一句毫无依据、天理不容的话:“我不同意。”

 

Steina撇撇嘴,满不在乎地说:“你别无理取闹。”

 

…………

 

 

她说我无理取闹。

 

 

 

我被莫名的怒火占据了,之后的两天Steve都是我的敌人----我不主动跟他打招呼,不想接他递来的杯子,不想帮他拿毛巾,连结伴晨跑都别别扭扭。

 

 

雄性大概对物理距离都很敏感,下至虱子,上至狮子和男室友。我无法抗拒自己“离他远点”的意识,边跑边挪,直到贴着路沿。Steve非常明显地察觉了,温顺地跑在侧后方,步子均匀规律----一路都这么默默跟着,第二天也一样。

 

这态度马上就让我内疚了。我没出息地悄悄问Steina,“我这两天是不是……对Steve太刻薄了?”

 

她吃里扒外地点着头,“是。”

 

我苦着一张脸,“怎么办?”一直都找不到讨好Steve的法子。

 

她眨巴眨巴眼,“他这脾气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干嘛总这么紧张?”

 

我立马噎住了,一边记着Steve那句“喜欢的人”一边想着Steina“我喜欢他”,敌人Steve室友Steve,脑子转来转去最终冒出一股烟。这不是紧张,是种焦虑。我垮下肩膀安静地认输。

 

 

事情糟糕到一定程度…………还会更糟的,你得擦亮眼睛等着。这是Barnes家智斗弟妹多年的长子说的,它很靠谱。

 

 

给Steina上课是件体力活,她精力旺盛、思维活跃,是个该死的高中生。昨天下午我没有课,攥着铅笔和一叠白纸,坐在书桌前讲了整整半天。结束的时候天色已暗,我口干舌燥,非常疲惫,“你应该给我发工资,Steina。”

 

她扎着高高的马尾,精神奕奕地抛来微笑,“等我有钱了,什么都买给你。”

 

我把一口水咳成三口,“……这话应该……别的男孩对你说。”她摇头晃脑地收拾试卷,不理睬我。

 

我带着奇特的“被妹妹宠爱”的甜蜜抓起手机,微笑凝固在中途。屏幕上显示着十一个未接来电,一滑开全部都是“Steve Rogers”。

 

我噌地站了起来,一瞬间脑中闪过车祸、路遇抢劫这种字眼,迅速地回拨过去。那头接的很快,幸好声音仍属于我的室友,“Bucky?”

 

我松了口气,边捋着头发边说:“我一直跟Steina在一起,手机静音了。没接到电话。”

 

Steve迟疑地说,“所以……你是彻底忘了?”

 

我呆了呆,“啊?”

 

Steve那头人声很乱,像是个聚会。我猛地想起来这是礼拜二,“Sharon的派对?!”上周拍着胸脯答应了Steve,会去他那位“枕过腿”小姐那里露个脸。但Steina的事把一切都挤到一边,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

 

Steve听起来有些失望,转头地跟人解释我去不了了,正和妹妹在一起。音乐声很响,一二一二地打着拍子。我握着手机在这头听着,被多重自责感打了个巴掌,“Steve,Steve对不起。”

 

Steve无奈地笑着,“没关系,你陪陪Steina。”很快收了线。我耷拉着眼角,突然心里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失落。

 

Steina放下头发,脚步轻快地准备去洗澡。我猜她知道这个派对的话会很想去的。

 

 

 

之后的前半夜Steve没回来,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先想到作业,又想到Steina,想到很多小时候的事,最终想到Steve。深更半夜容易胡思乱想,把芝麻绿豆的事情都拿出来回忆了一遍。我突然很难受,被愈发明显的睡意和不停尖叫的神经打败了。

 

隔了好久,我绝望地起身,蹑手蹑脚地出去倒了杯水。Steina在靠近浴室的地方睡得很熟,规规矩矩地裹着被子。我看了她好一会儿,缓缓地往喉咙里倒水。

 

这时候门开了,被人小心翼翼地往里一推。我脑中空白,僵硬地转过头去,跟刚进来的Steve正面对视了。

 

 

他很惊讶,走廊里的灯让他的头发柔软带光,“你还没睡?”轻得可怜。

 

我摇摇头,觉得在黑暗里很安全。Steve端详着我,眼神很专注,“你到底怎么了?”

 

这问题击溃了我,像把我从沼泽里拎出来,还抖出一堆泥点子。我闷声闷气地说,“没怎么……”预备逃回房间去,Bucky·一团糟·Barnes也得睡觉。

 

但Steve叫住了我,“要不要出去谈谈?”这是高中女生才说的话,我在心里皱起眉头抗议。但抬头看Steve的时候他还是盯着我,用阅读般的神情。门一直开着,他一直站在那儿。

 

 

半夜里心理防线多脆弱啊,脆弱到我穿着一身睡衣愿意出去跟Steve“谈谈”。这是我此生做的最错的决定之一,我毫不怀疑。

 

我脑子不清楚,神智有问题。我不该那么晚不睡,不该起来喝水,不该走出去。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Steina满脸期待地问我:“今天的晚餐是Steve做吗?”

 

我难以直视她的眼睛。

 

 

 



#

评论(17)
热度(202)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