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11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我们家也有神奇的“裙长指数”,唯一的参考量是Steina的裙子。

 

 

比如周五,我们约Sharon一起吃饭,作为我愚蠢错误的补偿。Steina挑了件不及膝的连衣裙,我知道她心情不错。

 

 

“你妹妹?”Sharon友好地笑。

 

“我妹妹。”我点头。

 

“你都没提过她。”她继续友好地笑着。

 

为什么要提她……“嗯我没提过。”我摇头。

 

“最近挺开心的吧,跟Steina在一起?”她眨着眼睛友好地笑着。

 

你教她数学题好不好……“嗯挺开心的。”我点头。

 

“你能别表现得像个痴呆吗Bucky。”Steina耷着表情。

 

然后Steve和Sharon看着我笑出了声。我怎么就像个痴呆了?我把菜谱夹子敲在桌上,装得很专注,“能不能点菜?!我饿了。”理直气壮地说。

 

Steve率先附和:“好好好……”

 

 

 

再比如周日早上,Steina换了条薄荷绿的短裙,露细长笔直的腿。我觉得她还挺开心,“我要去上课了,你跟Steve在一起一定会无聊死,出门玩吧。”

 

Steina还在吃早餐,“我不觉得他无聊啊。”

 

我瞥了眼桌边的Steve,被他守家犬的忠诚眼神感动了,“那你跟他玩吧……”不要烧了我的房间。

 

Steina哈哈地笑,裙摆垂在椅边晃啊晃。

 

 

 

但情况也会变得非常糟糕,比如当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了穿着长裙睡衣的Steina。我呆呆地立在门口问:“这是怎么了?”

 

Steina和Steve跟早上的姿势一模一样,对面对坐在桌子前。一个散着长发眼泪汪汪,委屈得不得了;一个满脸无奈,纯良得不得了。“来人回答我啊?!”我被Steina吓得不轻,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

 

我觉得出了大事,惊心动魄翻天覆地的。它让Steina战士暴露了软肋。我脑中一瞬间蹦出一连串问号:Steina真的烧了我的房间?跟Steve表白了?夏令营泡汤了?难道是Steve做了什么?

 

在我预备单手把Steve扔出窗外前,金发尤物往我面前摆了个手机,“你看看。”

 

我迟疑地抓起手机,那是Steina的,上面显示着一条短信:宝贝,我跟Emily真的合不来,我们更合适,我们再在一起好不好?

 

不是Steve?我的气被抽得一干二净,胸膛瘪了下去,“…………什么意思?”

 

Steve颇为无奈地解释:“前男友。提了分手换了女友,现在后悔了。”

 

我转向我妹妹,询问地看着她:“前男友?……”

 

Steina睁大眼睛盯着我,湿润的绿色美而脆弱,“嗯。”

 

我缓缓直起身体,觉得自己的某一部分被揪住了,“不是……复合吗?有什么好难过?”

 

女高中生边哭边笑,“不难过……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她嘀嘀咕咕地跟我说了当时分手的事,又说了那男孩的现任女友,Steve似乎都听过了。我听她愤怒地解释“我根本没挽留”,最后又屈服地说:“我还是挺喜欢他的,想跟他在一起。”

 

多幼稚的阐述,但我心碎了。

 

我站起来弯腰抱住了她,把那头细软的长发按在胸口,“那就再跟他在一起嘛,没什么大不了。”我早就有这觉悟了,她想到什么就是什么,都得去做。

 

她老老实实地抱着我,乖得要命。安静了很久才说:“Bucky,你看,我们每天都在学习,他妈的学习。”一顿,“拼命让自己变聪明,变狡猾,搞出点花样来。但一遇到这种事,马上就变蠢了。”

 

她的声音闷在我怀里,“谈恋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却要为它流泪。”

 

我的心好像塌下去一块,觉得她像个诗人。

 

Steve望向我们,眼神挺感慨。我低声开口:“谢谢你陪了她这么久……”短信来自三小时前。

 

他笑着摇头,一如既往的温和真诚。我拍着Steina的背:“……要是你还是豆芽菜Steve的话我考虑一起抱住你们两个。”

 

我真的在开玩笑,但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很认真。

 

 

 

我受伤的、勇敢的、头脑发热的妹妹在假条失效前必须回去,她挑今晚出发。

 

前几天攒下的失眠债让我精神不振,刚吃过晚饭就开始犯迷糊。陪Steina走到楼下的时候,大厅里还留着下午新生开派对的装饰品。屋顶上抵着一片粉红色的氢气球,地下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

 

“大学这么疯狂?”疯狂的Steina居然这么问我。

 

我打了个哈欠,“人生就这么疯狂。”

 

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告诉Steina我和Steve的事,在家里没人能更懂我了。但送别的时刻实在不适合这个话题,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我走了。”我妹妹毫不留恋地通知我。

 

我说:“哦等等……”跳起来抓了个气球,把细细的牵绳交给Steina,“给你。”

 

她嫌弃地躲了一步,“迪士尼乐园吗?”看看我,又看看气球,一把拽过绳子“好吧。”

 

我又惊又喜,笑得喘不上气:“不不……放手。你快走吧,注意安全。”

 

Steina若有所思地侧目看我,神情挺期待,“假期回来带个会做饭的女朋友吧,Bucky,起码得像Steve这样。”

 

我噎了一下,“也许。”然后没有女朋友的Bucky Barnes只能目送他妹妹走远----她大步向前走的样子真是十分潇洒。她最迟明天下午能到家,我得通知妈妈。

 

在Steina离开视线之后,突然有人叫我,“Bucky?”声音来自背后,是我属性复杂的室友。

 

 

我像个孤寡老头,面露沧桑地抱着手臂:“Steve。”他看我独自站着,也猜到Steina走了,“你们聊了一会人吗?”

 

我捏了捏鼻子,“嗯。Steina想我找个女朋友之类的。”

 

Steve顿了顿,然后也“嗯”了一声。

 

一到要说错话的时候他就不会说话。而我困得脑子发晕,自顾自笑了会儿,“你就很符合标准啊,金发碧眼胸大腿长。Steina说要‘会做饭,像Steve这样’,说的就是你啊。”原来我耍起流氓来也这么顺手。

 

Steve没懂这是哪门子玩笑,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双手撑着膝盖,“我不是女朋友啊Bucky。”

 

 

我知道你不是……

 

 

我又捏了捏鼻子,指腹在鼻尖擦得发疼。


“谈恋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我怎么就越搞越糊涂了呢。

 

 

Steve拍我肩膀,我不说话。回去之后,倦怠地洗澡换衣服,我也不说话。磨磨蹭蹭到了快睡觉的时间,Steve在柜子前倒水喝,我慢吞吞走过去,把杯子敲在桌上:“谢谢。”

 

Steve受宠若惊地接了杯水给我,“要睡了吗?”

 

我拿过杯子晃来晃去,勉勉强强喝了一口。那水大概是Steina给我灌的迷魂汤,“问你句话好吗,别被我气死。”

 

Steve防备地看看我,“尽量?”

 

 

我心底发虚,“这样……算不算……在一起?”认命地说,“为了我的睡眠质量,我得问一问。”

 

 

Steve被水呛着了,咳咳咳咳地不知是哭是笑,“不,不是这样Bucky。”我猛地盯着他。

 

 

他继续说:“你别纠结这些了,是我不好……”

 

我不懂他为什么道歉,“怎么是你不好了?”

 

Steve悲惨地看着我,从眼神和表情里透露出深深的歉意,“睡吧,别想这些了。”手安慰般扶在我颈间。

 

根据他靠过来的动作和表情来看我觉得他想亲我,操这是什么时候啊还接吻。我抗议般往后一倾,“你等等。”

 

再吻得七荤八素又要睡不着了,把话说清楚啊。“把话说清楚啊!”

 

 

Steve一下就缩了回去,一副“逼你逼到这份上都是我的错”的样子,“这不是我说了算的,Bucky,睡吧,晚安。”

 

 

我眼睁睁看他裹着睡衣进了房间,灰溜溜地轻轻一带门。

 

 

 

Steve Rogers从没谈过恋爱,但他能正直坦荡地耍流氓,我学不来。他送别人蛋糕,深更半夜接吻,每次对话的结束都是“晚安”。

 

 


#


评论(25)
热度(241)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