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12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Steve那句“晚安”大概有咒语,他中了邪,眼神飘飘忽忽根本不敢看我。我也中了邪,所有的事情都跟我作对。

 

 

前几天借了辆自行车,骑得太快人字拖半路飞了出去,身后的姑娘们笑了一路。

 

之后丢了宿舍钥匙,在门口干坐了两个多小时。“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Steve问我。因为你满脸写着“离我远点”。我看着他,没开口。

 

昨天晨跑又崴了脚,跟Steve推推搡搡,“不用不用,我自己走”“你疼得脸都歪了”。

你明明那么勉强……我拖着条残腿,龇牙咧嘴地:“不疼。”

 

 

紧接着跟别人拿错书,泡咖啡烫到手,梦到三十页paper……诸事不顺。

 

 

我觉得我的人生进入了低谷。

 

 

 

昨天下午近六点我才从图书馆出来,在阴郁的黄昏里查看手机,发现Sam在他的主页上po了好多照片。翻过无数张巧克力色肌肉秀,我终于瞥到了作为背景的Steve。他穿着Sam的衣服,颇为合身,正坐在地上看地图。

 

大概是“商量假日旅行”的那个晚上。我默默地滑到前一张,翻回这一张,又滑到前一张,慢吞吞地拖着脚步。我一瘸一拐地走着,心情也一瘸一拐地。

 

走了没一会儿,我给Sam的照片留言:这张照片挺不错。我希望他的回复能提到Steve,但他没有回复。

 

我把手机收回口袋,表情毫不苦涩。毫不。

 

 

这时候有人叫我:“Bucky!”

 

我垮下肩膀,“……Natasha。”

 

她快步追来,清爽漂亮地笑着:“果然在图书馆周围就能遇到你……你怎么了?”

 

我无所谓地摊摊手,“没事,脚不舒服。”她不信,“可你看起来太低落了。”

 

我说:“运气不太好而已,别在意。”

 

但她在意。她直勾勾地盯住我,“需要跟别人谈谈吗?”

 

我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又一个陷阱,我该敏捷地躲过去,大声告诉她“不需要”。但我没做到----轻声地说:“………………我跟Steve有一些…………问题。”

 

她挑起眉毛,“问题?”

 

我装得挺镇定,“嗯。他被我吓到了……其实根本不是我的错……好吧也不是他的。总之就是他开始躲着我。”

 

Natasha毫不惊讶的样子,“他有很多根本没用的原则,不用理睬,揪住领子问清楚不就好了?”

 

我试过了,没用。我露出畏缩的表情。“……他不会生气吗?”

 

红发姑娘端详着我,贤明地说:“不会。他很在意你。”

 

…………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心里一酸。

 

 

 

 

然后我匆匆告别了Natasha,匆匆回了宿舍,又匆匆把自己锁进房间。

 

发了一晚上呆,所以睡得很早,九点多就趴在床上闭了眼。不得安宁地翻来覆去很久,好不容易睡着,又做梦。梦里有室友Steve,也有面容模糊的小Steve,稀奇古怪的Steve们混在一起。

 

我非常痛苦地走过一个个梦境,过了长长一夜。睡得太浅,天亮的时候眼睛居然能感受到光。我迷迷糊糊地想,我脚崴了,Steve不会叫我起床跑步,然后我会睡过头。

 

这个念头扎根在我脑海,搅得翻天覆地。我惶恐地皱起眉,但又困得睁不开眼。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课了吧?这样下去我会迟到。我会倒霉到底。快起床。

 

我挣扎了很久,终于被恐惧激发了斗志,奋力起身抓住了手机。屏幕上静静地亮着:五点十分。它摧毁了我。

 

 

凌晨的寂静笼罩在房间里,Steve还没起床。我对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绝望。

 

 

如果此刻我倒下去,沾上熟悉的枕头,舒展开四肢,能不能睡着?我心中默问。

 

四周的白墙盯着我,露出叹气的样子:不能。然后我爬了起来,啪啦啪啦地踩着拖鞋,着魔一样去了一个地方。

 

 

 

“Steve。”我站在Steve床边低声说。他没有醒,规规矩矩地缩在床一侧。

 

我提高音量,“Steve。”嗓子有些哑。他的呼吸声变浅了,长长的眼睫毛发颤。

 

“Steve你醒醒。”他终于慢慢睁开眼,漂亮的蓝色在眸子里动了动,“……Bucky?”

 

他大概以为自己在做梦,“Bucky你的表情好吓人啊……”我非常镇定,“没睡好。”

 

Steve仔细一看,瞳孔一下放大了。他手足无措地支起上半身,“等等,等等。你在这儿干什么?”他那蓬松的金发被睡得很乱。

 

我真想往那俊脸上打两拳,骂一句你他妈的害我睡不好,“…………你为什么躲着我?”

 

Steve的身体微微起伏,“你再去睡一会儿。”我铁青着脸,“睡不着。”

 

Steve认命般坐直了身体,做出谈话的姿态,“你得好好睡,Bucky,你上次就提过‘睡眠质量’这回事。”

 

我坐到他身边,避开眼神接触,“但你上次就没回答我。”

 

Steve揉着眼睛,“我没躲着你……Bucky。”扯起被子兜在我背上,“再睡一会儿好不好?”边说边打哈欠。

 

他倒挺困,挺不耐烦,拽的二五八万。我甩开被子,愤怒地宣布:“不睡!”

 

Steve愣了愣,在睡眼朦胧中找回了些理智,“Bucky……”一顿,“我当时的意思是这样:我不能自说自话,这是……两个人的事。你得自己想清楚。”

 

我吸鼻子的动作僵在半路,“没听懂……”

 

Steve叹息般摇摇头。我转头看他,在那掩饰的、犹豫的、又闪着光的眼神里找不到答案。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酸涩极了,觉得Steve抓着我的心脏搓来捏去,难受得不得了。“我哪里没想清楚了?……我说女朋友那事,只是开开玩笑。”

 

Steve眨眨眼睛,没有接话。我苦巴巴地说,“…………但是问你我们算不算在一起是真心的。”我真的很少跟人表白,开口追求也油腔滑调,实在不知道怎么继续说。

 

 

Steve的床干净柔软,穿着睡衣的Steve也干净柔软,窗外天气很好。周围的一切都很好,除了我。

 

 

金发碧眼的高个子问我:“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被刺中了肺,想了半天答不上来。Steve没再说话,又卷起被子裹住我,像种奇怪的安抚。

 

我不能让他用这副“唉我遇上个智障”的表情看着我,“……你是不是又要让我睡?”

 

“对。”Steve像对待麻袋一样把我拖了上去,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我的脚在凌空那刻神经质地抖了两下,踹掉了拖鞋。

 

倒在枕头上的时候,我的黑眼圈浓得能印到枕巾上。明明什么都没解决,Steve的问题我也没回答,但躺下的感觉真是太好了。我闷闷地蜷紧被子,有无数冲动伸手去抱点什么。

 

Steve大概面对着我,鼻息温温热热的。我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他没醒的样子,无声地呜咽了一下。

 

 

“Steve,”我被温暖安全的感觉麻醉了,“我真的会睡着。”

 

 

Steve简洁地命令:“睡。”

 

 

 

 

 

#

评论(31)
热度(295)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