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14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大多数人的生活里没有大灾大难,所以他们在一件事上反复伤脑筋:谈恋爱。

 

 

 

那天早晨我睡得很好,手臂收紧抱着被子,整个人都笼罩在迷迷糊糊的晨间懒散里。突然有只手拨我的头发,把额前一撮捋到了耳后。这人类皮肤的触感吓了我一跳,我哑哑地问:“…………谁啊?”

 

Steve的声音响起,“还要晨跑吗?要的话就该起来了。”他大概站在我床边。

 

我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有点出息行不行”,然后说:“……不跑了。”

 

Steve很久没动,久到我以为身边已经没人了,“那我待会儿再来叫你。”

 

我充满危机感地缩进被子深处。

 

下一次走进我房间的时候,金毛一身薄汗脸色绯红,“外面天气很好!起床吧,Bucky,起床。”我困倦地眯起眼睛,从上到下看了他一眼。

 

Rogers小子穿白裤子的确挺帅。

 

 

 

然后我打了个电话Steina,“你上次说什么来着,Steve的白裤子……我看到了,是挺好看的。”

 

“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说这个?”

 

“…………”

 

“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没事。”我把三俗台词说得毫无底气,然后Steina就开始说她的男朋友了。

 

电话结束之后她给我发了张近照:Steina剪了短发,发梢干净漂亮地垂在耳下,被一个面孔稚嫩的壮实男孩搂在怀里;那男孩儿大概有我这么高。

 

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他们的快乐都简单直白地传达到了这儿。

 

 

然后一个难堪的疑问被放大了:

 

我跟Steve到底哪里有问题?

 

 

为什么这个时候上帝不肯安排一些别的情节?为什么没有车祸,失忆,前女友,前男友这样可爱的意外?

 

 

 

我大概是遭了诅咒,这个念头只在脑中一闪而过,就长出了一棵歪脖树。我想对听到我“祈愿”的神灵,无论是谁,认真地纠正----不是Keith Waits,我说的“可爱的意外”不是Keith Waits。

 

 

 

事情开始于一顿晚餐,疲惫的Steve和疲惫的我一起订了外卖。刚挂了订餐电话,我的手机就诡异地一震。

 

 

那是条号码陌生的短信,只有一个词:Bucky?

 

 

我盯着这条短信,突然觉得头皮发麻,恐怖片里的场景哗啦啦地灌进来。“……天啊……”

 

Steve看我表情不对,用力地抓着我的手把屏幕转了过去。他刚瞥一眼就放开了我,“你紧张什么……这号码是我同学,Keith,Keith Waits。”

 

我短路了,“你同学?你同学怎么会跟我认识?”

 

Steve不知在想什么,过了片刻才镇静地说:“大概是,来这里讨论作业的时候,认识的。”

 

 

我为什么我会跟一帮文科生不可理喻的作业有关系?

 

 

 

“他喜欢你。”Sam握着酒杯一脸狰狞的八卦,“大概密谋了一个礼拜怎么钻进你裤子里。”

 

我把满满一口酒喷了出来,“………………你把话说清楚。”

 

Sam一副“老子不骗你”的确认神情,“Keith Waits!早就出柜了!你见过他的,上次在你们那里给你擦头发那个。”

 

我哀哀地问:“擦什么头发?”

 

“你买披萨回来,淋了一身,记得吗?然后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手忙脚乱地说‘谢谢’,有个人在你头上兜了条毛巾。”

 

我哀哀地说:“早就忘了。”

 

Sam手脚并用地比划,“跟你差不多高,头发也差不多,比你瘦点……我怎么觉得穿衣服风格也挺像的。”

 

我哀哀地纠正:“我不是Gay。”

 

Sam哈哈大笑,看起来兴奋得不行。我想了一会儿,“…………是你告诉他我的号码的吗?”

 

 

我没有回信息,也不接电话,社交网络冷处理,死活不想跟他有接触。但是千算万算没想到会在自己宿舍里遇上他----五六个人围在桌子边,Steve坐在中心抱着电脑,他左手边那个长相迷人的棕头发侧过脸看我,“Bucky?”

 

我愣了一下,然后在他深邃漂亮的眼睛里陡然惊醒……他是Keith Waits。

 

Steve抬起头来,“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语气带着谴责。

 

我反射性地说:“对不起。”Steve有些后悔地说,“不不……我们太吵的话你关上房门。”

 

Waits在“房门”那词出现的时候满眼渴望,我膝下一软。然后一个叫“在几十平米的房间里光明正大捉迷藏”的游戏开始了。

 

 

 

我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摸去卫生间,刚拧开水身后就传来一声“Bucky”。

 

这种“陌生人离得很近还图谋不轨”的感觉真糟透,我深吸了口气,“你叫我Barnes好吗?”

 

Waits摇头,“这名字很可爱。”

 

……去他妈的可爱。

 

 

 

我盘着腿在床上听歌。只剩一条紧身背心的Waits,手指勾着外套靠在我的门口,“你明天晚上有事吗?”

 

第二天是礼拜六,但我情急之下撒谎:“有课……”他听完就笑了,对很多人来说充满魅力地,“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一定要这样,我冷酷地想。

 

 

 

过了一会儿,我在房间里看书,丝毫不甘等待的Mr.Waits又推门进来,“我们也许会出去吃晚饭。”语气充满暗示。

 

“……我这几天胃疼,不能出去吃,你们玩得开心。”我找借口。

 

没过多久Steve端来杯牛奶,“你怎么胃痛了?”

 

我眨着眼睛,没忍心说“Waits跟你说的吗,我骗他的”。

 

 

 

在Mr.Waits和其他人都离开之后,Steve一个人坐在桌边发呆,怔怔地望着电脑屏幕。他浑身透露出累坏了的讯息。

 

我问他:“你们不约出去吃饭?”

 

Steve摇摇头,话都懒得说。我撇撇嘴,觉得他一点也不高兴,“你怎么了?”

 

“没事。”

 

 

这对话听起来真熟悉?是不是?







#



我本来是想带着完结一起发的……看有人催就放出来了,这篇马上就完了马上就完了orz

评论(26)
热度(253)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