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15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我想了很久事情该从何说起,最后还是绕回了Keith Waits这个名字----我视他为洪水猛兽,避之不及,但我们第一次近距离的交流还挺亲密。

 

 

 

Sam约我喝酒,我认可地回复了:那真是太棒了。

 

 

 

“你说这个蓝色的叫什么来着……”我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杯子,它被我举在头顶。

 

Sam靠在我身上,架着长腿,“什么蓝色?”

 

“‘这个’蓝色。”我颇为肯定地点头。

 

Sam完全不明所以,“酒是透明的……”话音未落他的女伴就笑了,“你们两个都醉了,Sam……Sam你在唱歌吗?”

 

Sam哼哼唧唧地说,“我在说话……Bucky你看起来好多了,比今晚刚进来的时候精神不少。”他浑身放松地倚着我。

 

我没接话。这时候有一只手搭在我肩上----以奇特的近似抚摸的力道----手的主人念着咒语,“Bucky?”

 

我差点抖了一下,杯子都要扔出去了。“你今晚没课吗?”Keith Waits不放过这个玩笑,我只能干笑。

 

Sam哇地一声,回头笑了。Waits走过来坐到我身边,线条流畅的细腿紧紧贴着我,“你已经喝了不少,是不是?为什么喝这么多?”

 

Sam有自觉地转头去跟女伴聊天,虽然他没有挪开靠在我肩上那颗头。我觉得四面八方都有压迫感,“我觉得时间不早了……”起身想走,阻止我的却是Sam,“你不是丢了钥匙吗,Steve不在宿舍,你回不去。”

 

我问:“那Steve在哪儿?”

 

Keith Waits哈哈地笑,“你又找他,你不能向只流浪狗一样一心想着往他怀里扑。”

 

我的脸可能抽了一下,“什么东西?”

 

他颇有姿态地捏着酒杯,“那天你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房间里有五六个女孩盯着你的湿裤腿,你却只等着Steve说‘谢谢’……我跟Steve其实不熟,但……我们有某种理解。”

 

我不确定他到底指什么,“你在说什么?”

 

Keith侧眼看我,“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缓缓地喝干了杯子,眼神在他身上没挪开。

 

“你现在算得出两位数加减法吗?”

 

我打了个酒嗝,“能。”他笑了。

 

然后这位棕发美男认真地眨着眼睛,睫毛一刷一刷,“我试了很多办法,你都不理我……趁现在我再问一遍。”Sam突然坐了起来,我的左肩膀空落落的,然后Keith的声音传来:“你就不能对我有点兴趣吗?”

 

我没经过思考,“不能。”

 

Keith的身体在笑声中颤动,“你可以再想想……”看了看我醺醺的样子,“算了,我陪你喝。”

 

这话让我一下放低了戒备,我没心肝地点点头,“好。”还真就喝了。

 

但喝酒是件很难说的事,一会儿让你松开筋骨浑身懒洋洋,一会儿就让你口干舌燥身心干涸。后来我侧身靠在某个椅子上,问Keith:“我该怎么回去?……我有点难受。”

 

这个喝两轮酒就互认知己的自来熟说:“我陪你走回去!我还在追求你。”

 

“……”

 

“你是不是又在发呆?”尾音一勾。我无法思考,只能把那张凑上来的、笑嘻嘻的脸推开:“我得先找到Steve……钥匙。”

 

Keith一想,“那你更应该跟我一起回去了,看看他那张脸。”笑得很夸张,胸口剧烈起伏着,“Steve……总是很收敛很端正是不是?高深莫测……哈哈但我喜欢过他,曾经喜欢过。”

 

我有点懵了,“你能不能再说一遍?”他不肯再说,“我上次去你们宿舍的时候,你观察过他吗?你提早回去的时候脸都青了哈哈哈……”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借着酒劲压过来咬我的下巴。

 

他才像狗。

 

 

 

但最终我还是跟Keith一起走了,大概是互相抱着肩的姿势。许多人涌进酒吧,我们逆着人流出去。我感觉到了胃痛。

 

我有一种高中时代出去疯玩的感觉:把口袋里的钱掏空,试了一堆不适合自己的娱乐,享受疯狂的时刻很短暂,巨大的失落感会在归家路上捶我的背。

 

我觉得Sam的邀约很无聊,Keith也很无聊,关于Steve的对话都很无聊。酒精在我身体里过度地作用着,这一点也不好受。

 

 

 

我感觉到Keith比我还严重,支起右肩膀撑住他。没一会儿,Keith突然放开了我,也许他说了话。然后他转到左边扶住我,非常稳重有力地。

 

我听不清Keith说话,自己倒跟他开玩笑:“我居然有点胃疼……一定是骗你骗出了报应。”他似乎想说什么,被我打断了,“Steve也信了,他是个蠢货……”

 

他保持沉默,我按着伸手捂肚子的冲动,“喔对,我怎么又忘了……我没有钥匙。”我们踏入了室外,凉凉的空气灌进我混乱的肺里。

 

 

Keith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吓人,“我有钥匙啊。”

 

浸泡在酒精的脑子也是脑子,我惊得一哆嗦,“你不是Keith?”

 

左边的人收紧手臂,不知是不是很恼火,“我不是Keith Waits。”

 

 

我的胃跟着收紧了,心也一道收紧了。莫名其妙的空虚感在我身体里铲啊铲啊,它让我的声音有些低哑:“Steve。”

 

 

 

 

Steve开的是我的车,我没那个脑余量去想他哪儿找的钥匙。

 

驾驶座上的人头也不回,而我歪在后座上睁不开眼。这情景非常熟悉。Steve大概也像我当时那么愤怒。

 

我短暂地内疚了一下,马上又疼得内疚不动了。

 

 

真的太难受了……我觉得三四天的食物都没消化,此刻在身体里酿成了酒。

 

 

这感觉一直折磨着我。勉勉强强地换了衣服洗了澡,差点摔在浴室里;躺在床上的时候太阳穴突突地跳。我悔得不行,巴不得倒回去重来。

 

 

Steve说了很多话,也许是关心也许挺温馨,我都听不进去。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什么都想得开----我出去喝酒只为了排遣混乱的情绪,为什么现在更糟了?

 

 

我不该这么折磨自己,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再难受了就好了。

 

 

窝在被子里的时候,我一刻都没有放弃这个念头。

 

 

Steve问了我两三遍感觉怎么样,最终还是没忍住,坐在我床边叹了口气:“Keith有跟你说什么吗?”

 

我费尽地想了想,“说我像流浪狗……”

 

Steve愣了愣,“还有呢?”一副“我真的不想问可是我得问”的样子。

 

我又想了想,“他说他和你有某种‘理解’。”我懒得动,闭着眼睛动了动鼻子。Steve伸手挠了一下我的鼻尖,力道舒服,我突然万分感激。

 

“除了这些呢?”金发美人执着地问。

 

我在醉意和痛意当中艰难地找着理智,“他追求过你……是不是?其他的我真的记不清了。”

 

“我的意思是……关于你,他说了些什么?”

 

我停顿了挺久,因为我的胃痛进入了阶段性舒缓,这是段需要珍惜的时间。“我说我不可能对他有兴趣……然后他说他陪我走回去,我口头上好像……没答应。”

 

这种破碎的句子居然被Steve补充完整了,“是吗?”他在看着我,我闭着眼都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幸好我胃疼,神经都被麻木了。

 

 

“为什么?”Steve的问句一向都简短有力。

 

 

 “Steve我真的很怕你这样……”我觉得自己困得不行,疼得不行,一句“为什么”像一颗直击理智的子弹。

 

Keith说得对,他一直都这样高深莫测。一副浩然正气的样子却不知道在想点什么。我有一种特别幼稚的委屈感,委屈得想哭一会儿。

 

也许是酒壮胆,我连母语语法都抛弃了,“你明知道是你,是不是?”这口气居然有点像Keith,“我不想跟你说话了Steve……反正都是因为你。什么兴不兴趣……没兴趣!”

 

 

我太绝望了。我喝酒,遇到不想见到的人,居然还跟他成了某种朋友,喝到胃痛,回来被室友逼供。这一连串的不幸都写着Steve Rogers的名字。

 

 

太绝望了。

 

 

也许有一刻我觉得Steve一点也不重要,我愿意用他交换一个胃。

 

 

 

 

“Bucky……”Steve听上去有点慌了。

 

 

 

“我真的不想跟你说话……”我难过得要命,什么礼节都没有。“让我睡。”声音相当烦躁,语气也很不好。

 

  

 

思考是件很累人的事,我不想勉强自己----在Steve给出回应之前,我就卷着这乱七八糟一堆事陷入了睡梦。

 

 

 

Steve欠我很多睡眠。从我第一次跟个男的抱在一起吻得你情我愿昏天黑地开始。

 

 

 

我大概只能讨回来这一点点。

 

 

 

 

 

 

#


评论(28)
热度(270)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