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盾冬/AU】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16

*我改了版结局……前篇有修改(因为字数太长所以只能编辑成两篇)有Steve日记

*狗血淋头,对话很多,答应我慎入好吗…………(凝视

*看不到或者不愿意看都没关系啦……炒冷饭是我太作orz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Steve Rogers)

 

事情是不是这样?我以为Bucky下午六点回来,结果他两点就回来了,跟Keith Waits见了第一面;我以为Sam可以陪Bucky散散心聊聊天,结果最后他聊到Keith Waits怀里去了,还喝得啷当醉。

 

然后醉了的Bucky直率地说:“我不想跟你说话。”迷迷糊糊、斩钉截铁地往我身上捅了一刀。

 

那话怎么说来着:何以至此,生活和爱情?

 

要是我有把走了音的破吉他,我就抱着它坐到桌子上唱:我身无分文啊,空有衷肠。我不着调,它不着调,刚刚好。

 

 

 

“是我的错……”我在寻求意见之前就认了罪。

 

Natasha微笑着,嘴唇显得饱满鲜亮,“真有意思。你不去道歉,在这里装什么用功?”

 

我放下书,书脊敲在桌上脆脆地响,“我需要点时间冷静一下……我当然会道歉的,迟些时候。”

 

Natasha换了个相对认真的表情,“但是你现在在这儿。你知道Bucky会怎么想吗?我昨天态度不好,他生气,赌气发火不回来,他的心思真难猜。”

 

这一连串把我说懵了,我一字一句地告诉她:“我从来没冲他发过火。”

 

“说真的,Steve,你发一次火效果会很好。”Nat笑出了声,“给Sam打个电话,‘去你妈的没事喝酒’;给Keith打个电话‘去你妈的追求Bucky’,他们一定会被吓死……”手一抬,“然后什么事儿都没了。”

 

我叹了口气,“这些……都不是‘对的方式’。”她说:“去你妈的对的方式。”

 

我安静地想了一会儿。或许真可以试试?

 

在我说出更蠢的话之前,红发君主托起下巴,端详着我,“你昨天没睡好?”

 

昨天……我一下被昨晚黑暗的记忆占据了脑海。Keith Waits的醉容在胃上打了一拳,然后可怜巴巴缩在床上的Bucky从被子下面伸出手抓住了我。我的肺里长满了刺。

 

她胸有成竹地问,“生气?”这词简单直白地抓住了要害,直白到令人尴尬。“气得不轻?”

 

说这种话毫无风度,显得人很冲动无知-----但不知怎么地,我一推椅子站了起来,把近些日子诸多不顺塞进一句颇为认真的:“气得要命。”

 

我的声音不高,语气沉着。但Natasha一定能感受到的。

 

 

 

这句“气得要命”在我回宿舍的路上铺了一层火辣的油。但在我踩着它刺溜一声滑进房间前,我必须换上镇静的表情。

 

我镇静地开门,镇静地放下包,镇静地往里面望了一眼。然后我错愕地看着Bucky:“你怎么了?”

 

他刚洗完澡,非常憔悴,眼窝深陷,头发乱糟糟地湿漉漉地扎成一揪。Bucky不梳头的日子都是糟糕的日子,我希望我的声音没有抖,“我给你倒点水?”

 

这样的问候让他非常无奈,垮下肩膀往自己房间走。我知道他胃疼,今天出门前在床边放了药摆了水,一切都是妥帖的。怎么回来就变成了这样?

 

“你等等……”我踢掉鞋子跟了上去,突然满腹都是愧疚,“等等!”但他还真不打算跟我说话了,门关在我鼻尖前,声响不大,力道还很礼貌。

 

我不知道他锁没锁门,但我知道我不能伸手去推。

 

 

Steve Rogers也许被人拒绝了成百上千次。但这次格外沉痛。

 

 

“Bucky?”我试着叫他,里面传来一句“我想再睡一会儿。”而那时候是下午四点。

 

我想了想,犹豫地说:“你能不能让我进来?”

 

我手里捏着微小的希望,但过了一会儿,这扇面如命运的门开了。Bucky垂着眼睛让开路,“有事吗……”

 

我看着他,难受得不得了,“因为胃疼吗,你吓着我了。”他一副“我吓着你了也是你活该”的样子,头也不回地砸回床上,身体压着被子,躺得毫无章法。

 

我决定厚着脸皮,坐到他身边去,“你气我今天出门?”

 

“不是。”

 

“昨天我态度很差?”

 

“不是。”

 

“……我打乱了你和KeithWaits的计划?”我假装毫不苦涩。

 

“不是。”Bucky顿了一下才回答,似乎有点惊讶。

 

我搜刮了一下词穷的肚肠,“……我问你为什么拒绝了Waits,然后你就‘不想跟我说话’了。”

 

Bucky侧过身来看着我,眼神很专注,“跟Keith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吸了口气,纠正道:“Waits不是个值得来往的人。”Bucky看起来苦恼极了,想蹬我一脚,我也苦恼极了。

 

然后Bucky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刘海耷在额前,“我没想跟他怎么来往……昨天已经告诉你了。”语气挺认真,眼神哀哀的。

 

 

我也许能为了这句话热泪盈眶。

 

 

他见我不回答,坐得近了些,“我没生气。”我觉得他再气一会儿也行,比莫名其妙跟别人出去喝醉酒好。

 

Bucky偶尔会惊人地坦白,比如这样的时候----他说:“我生气也是生自己的气……我就不懂了,为什么事情会这么复杂呢?”不太自信地,“你说你……喜欢我的,是不是?”

 

他的眼神有些低落,触动了我某条相当脆弱的神经。

 

 

我想我该说些什么,“Bucky,是这样的……”我一讲这种话就跟上台演讲一样,正经得不得了,这真让人绝望。“人有很多选择,但他们最终都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我希望……你也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我没法表达我有多希望那是我。我安静地看着那么多事发生,感受到了一切,但那是我。我希望他能懂。

 

他调整了坐姿,表情很出神。

 

明明该把狗血淋头的嫉妒和担忧拿出来好好说说,但我思索了片刻后开口,“我不确定我什么时候喜欢你更多一点,是刚刚问‘是不是’的时候,还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不懂喜欢的时候,也可能是你躺在我身边,用很骄傲又无奈的语气说‘问题少女’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你在看着我。但世上人那么多,真心相待却不能在一起的也不会少……命运、性格、一念之差,世上总是有各种各样分开的理由。”

 

我一直明白:“有的人……说错过就错过。”

 

这种歪斜的、像某种理论的宣言,让我的同居人沉默了很久。我开始后悔,一句“顺其自然”变成了颇为悲观的宿命论。

 

 

但Bucky Barnes不悲观,他从小就勇敢,自信地做正直的事,自信地做别人的依靠;而且他有承认自己和别人并不完美的勇气----

 

 

他抬起头来说,认真地说:“我没全听懂……但我们不要错过好不好?”

 

 

我们不要错过好不好?

我从几百米的深井中被拽了出来,脱离黑暗后站都站不稳,只想跪在坚实的地面上说“好”。

 

 

大概是我悲喜交加颇为纠结的表情吓到他了,Bucky挪到我身后,安静地把头抵在我背上。细细的头发摩擦着我的脊背,碎碎地痒。

 

“Steve?”

 

“……”

 

“Steve。”

 

我忍住了抬手去摸他头的冲动,“…………胃还疼吗?”

 

Bucky用头撞了我一下,“‘好’的话就不疼。”

 

 

我们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理论,对这个世界的构造和人的感情都颇有见解,但最后被最简单的东西打败,这东西可能叫“梦想”,可能叫“真爱”。

 

 

我说:“好。”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好久没写日记了,因为太忙。

 

在被专属期末的5h energy灌饱前,我觉得我该写点什么。

 

 

最近派对很少,Natasha和Sam都好久不见。也许他们各自忙着学习和恋爱。

 

我通过了Keith的好友申请,他发的照片真的很漂亮。某次我不痛不痒地评论了一句,“裤子不错。”他回复得很快,“知道你会喜欢的!(我还在追求你!)”我花了两秒就回了过去:没兴趣。

 

他后来跟我说,“你后来看过你评论‘没兴趣’的那张照片吗?Steve点了赞,这个婊子。”但他折腾了一个月就换了目标。

 

 

而Steve,他依旧是Steve。旁枝末节的小事根本不影响他。

 

 

他笑得坦荡直白,照常晨练照常做饭,照常泡图书馆。他会亲嘴角,不会接吻,偶尔尝试还可能有点害羞(不可理喻)。

 

 

 

一次晚餐的时候,我们提到假期旅行。反正我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只能听听……

 

Steve突然说:“我会发照片,然后写信给你。”我“啊”了一声,然后在桌子前坐立不安地看着他,“不麻烦吗?”

 

Steve用坦率的语气说:“这很应该啊。”我愣了半天。

 

 

 

上一次收到字迹工整漂亮的信大概是高中时代,精力无处发泄的各年级女生都爱写情书。

 

某一封我印象深刻,是个参加诗社的瘦小姑娘写的:见到你之后我就有了两颗心,一颗在我心头跃动,另一颗长成了你的样子;你走到雨中,它就感受雨;你走到天边,它就感受天边。

 

我遮住署名,问朋友:“这什么意思?”他说:“她喜欢你,你走到哪儿她的心就跟到哪儿。”我顿时酸得头皮发麻,之后一直躲着她。

 

 

高二学生James Barnes并不懂,这句话抛去戏剧夸张后,还能剩下不少真相。

 

 

 

我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觉得Steve去旅行的时候,有那么一小部分的我,会跟着他旅行。

 

 

 

 

最新发布:

仅个人可见的日记(来自Bucky Barnes)

 

 

 

天气很冷,家里很吵,但今天收到Steve的信了!

 

 

Steve说他们差点错过途中一站,因为Sam开车开小差。他们的行程已经过半。

 

 

他还说想来我家看看。温馨的感觉没持续两秒,我就忍不住了,架着腿大笑起来。我该不该跟他描述他我这鸡飞狗跳的一大家子?他以为我只有Steina吗?

 

 

我是没能耐写文采飞扬的回信的,左右权衡过后,决定给他发条信息。

 

远方的Steve正玩得开心,他可能有那么点挂念我。我也有点挂念他。这样的话该怎么说出口?

 

我握着手机写了又删,写了又删。最后看着Steve那句“其实我很想来你家看看,你们过得好吗”出了神,有一股说不明的心情。

 

 

我对Steve的家庭了解很少,小时候见过他爸爸,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也许我也该去他家看看。

 

 

牵扯到家庭事情就变得很不一样,不是……“那种”不一样,是一种颇为温情的不一样。

 

 

我决定这样问Steve:“你准备好迎接众多Barnes了吗?”

 

 

 

 

 

最新发布:

公开文章(来自Steve Rogers)

 

 

寄信实在是件耗时的事,我想试试在这儿发布文章。

 

 

这两天太累了,开车对于我来说比跑步还吃力,而且途中的话题还很令人烦恼。

 

 

很少有人把我当倾诉感情的对象,我没什么好建议。但Sam不这样。

 

 

他喜欢上了一个亚裔姑娘,乖巧矮小的那种,聪明谨慎,像只鹿。他说她真棘手,不追不可能在一起,追了又怕把她吓着。

 

 

我说,不追就没机会了,行动吧。Sam大笑,“这是Steve Rogers说的话吗?”

 

 

我很讶异,我给人的印象难道这么差劲?“我不是让你穷追猛打,你得稍微有点耐心。”

 

 

“是吗?我一直以为你挺看不上谈恋爱这回事。”Sam颇为感慨,我只能笑笑。

 

 

谈恋爱是小事。跟生老病死相比,“喜欢她”这句话不值一提,但生老病死没来之前,我们总有权利好好地喜欢一个人。

 

又没有瘟疫,又不打仗,世界没有塌,超人还在。我们当然可以平凡地恋爱。

 

 

 

晚安。

 

 

 

 

 

 

FIN

评论(44)
热度(324)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