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kingsman】Harry Hart不为人知的50件事

* 主Harry,CP向,甜饼

* 捏造假死

* 经人提醒发现67标了两遍,所以是52件事orz对不起作者智障

 
  

1.

 
 
 

当Galahad还只是小Harry的时候,他喜欢茶点,尤其爱糖。他热爱任何奶油,冰淇淋,糖衣组成的庞然大物。

 
 
 

 

 
 
 

2.

 
 
 

后来他拔了两颗牙;后来他喝酒的次数远远多于享受茶点;再后来这个爱好渐渐被所有人、包括他自己淡忘。

 
 
 

 

 
 
 

3.

 
 
 

小Harry并不擅长打架,手里拿的长柄伞多数时候只为了摆造型,因为一个人走在路上似乎有点令人尴尬。

 
 
 

 

 
 
 

4.

 
 
 

对Harry来说,绅士的第一课是打一个被父母认可的温莎结。

 
 
 

 

 
 
 

5.

 
 
 

Harry年少无知的时候从母亲那儿学来一个本事——绣眼镜盒,并且手艺高超,能在黑缎面上画一朵百合,再纹出自己的姓氏。他并不太懂这是业属老派大家闺秀的技能,还向同学炫耀过——这是一个更大的错误。

 
 
 

 

 
 
 

6.

 
 
 

很久之后知道眼镜盒这件事的只有Merlin。每当他欲提起,Galahad会投去一个“老子要用鞋尖踢你裆”的优雅侧瞥。

 
 
 

 

 
 
 

7.

 
 
 

尽管她教授了他绣眼镜盒,Harry一直用爱慕荣光般的心态爱着母亲,他希望有一个她那样的伴侣:气质古典,肩头白润,更重要的是有一股降心委身式的温柔。

 
 
 

 

 
 
 

6.

 
 
 

而遇上那个毛头小子只是意外。

 
 
 

 

 
 
 

7.

 
 
 

说实话,那次深夜造访之后,Harry几乎不记得那个孤苦女人还有个儿子。

 
 
 

 

 
 
 

8.

 
 
 

当命运呼唤他的时刻,Harry刚刚换好睡衣躺到沙发上,眼镜松松垮垮地挂在鼻头,额发低垂,姿势不雅,准备大睡一场。

 
 
 

电话来得突如其然:“Galahad,你关照的那个小子出事儿了,被押在警局。”Harry颇有活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必须在几分钟内再度变得西装笔挺风度翩翩。他用数十年的好修养说了一句:“操。”

 
 
 

 

 
 
 

9.

 
 
 

事实上他用了十分钟。然后提着黑伞,颇为潇洒地站在台阶上,当那小子把目光投来的时候还微微一扬下巴。

 
 
 

 

 
 
 

10.

 
 
 

Harry见到Eggsy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把他想得太高大了。你不是偷车闹事吗,倒不是很魁梧啊?

 
 
 

 

 
 
 

11.

 
 
 

第二反应是他没有自己想得那么混球,眼神清澈,是一个稚嫩冲动又谙熟可靠的混合体。

 
 
 

 

 
 
 

12.

 
 
 

其实喝了这么多年,Harry酒量并不好,“绅士三杯”之后就会倒。但这种事,没必要跟Eggsy提对不对。

 
 
 

 

 
 
 

13.

 
 
 

Harry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比同龄人叛逆得晚,却坚定隐秘地叛逆至今。

 
 
 

 

 
 
 

14.

 
 
 

Eggsy是Harry遇到的最不听话,却最让人放不下的后辈。Harry将此归于他的父亲,后来发现并非如此。

 
 
 

 

 
 
 

15.

 
 
 

受伤期间Galahad其实醒过一次,在某个明亮安静的下午。他费了大劲才想起来心头隐隐挂念的事:“那个年轻人还好吗?”

 
 
 

得到的回答是:“看你怎么定义‘好’了。”

 
 
 

Harry眼前物影重叠,脑中思维迟钝,就带着这个模糊可气的答案又进入了昏睡。

 
 
 

 

 
 
 

16.

 
 
 

后来Harry自愿带Eggsy跟自己同住。发现那小子厨艺很不错——没有太高的品味,却很不错。

 
 
 

 

 
 
 

17.

 
 
 

Eggsy装盘的技能远比不上做饭,把Harry的巨嘴鸟餐具当成饭馆儿碟子,所有规格都是错的。但Harry看到温暖厚实的一大桌煮鸡蛋,牡蛎,蓝鳟,冷松鸡和蜜糖馅饼的时候,他什么脾气也没有。

 
 
 

 

 
 
 

18.

 
 
 

跟Eggsy待在一起真的让人觉得自己老了,有很多“教训”“叮嘱”“看不惯”要说。Harry之前一直没觉得自己啰嗦过。

 
 
 

 

 
 
 

19.

 
 
 

Eggsy的心中有英雄,Harry不知道自己心中还有没有。他的信念一直只是,对抗糟糕的时代,然后在死亡之前抽身离场。

 
 
 

 

 
 
 

20.

 
 
 

Harry喜欢Eggsy的亚麻布裤子,胜于西装裤。

 
 
 

 

 
 
 

21.

 
 
 

对于外表这件事,Harry 其实不太在乎。学好一切,拥有内涵,然后外表变成了一种必不可少的手段,那他就去做,并且做好,仅此而已。

 
 
 

 

 
 
 

22.

 
 
 

每天早上一丝不苟从家门走出去的Harry Hart都直挺着腰杆,心中却很谦卑。即便生活在鬼蜮伎俩、诡秘阴谋中,Harry一直觉得自己的轨迹平稳安宁。

 
 
 

 

 
 
 

23.

 
 
 

Harry在组织中销声匿迹过几年,他飞越大洋,去芝加哥大学隐姓埋名念了人类学。

 
 
 

 

 
 
 

24.

 
 
 

那段时间他曾有机会去哈佛研究玛雅文字,但他不感兴趣。而且……再不回去组织就要拍卖他的眼镜盒了。

 
 
 

 

 
 
 

24.

 
 
 

其实老特工也是有风流往事的,比如偶尔用用美男计,泡泡金发法国女郎……和意大利男人。

 
 
 

 

 
 
 

25.

 
 
 

交过女友,绝对,交过女友。

 
 
 

没有男朋友这回事。

 
 
 

 

 
 
 

26.

 
 
 

被比自己小了一辈的人吓得想逃实在有失颜面。尤其是成长期进步速度惊人的小伙子。

 
 
 

上个月还分不清长枪短炮怎么拿呢,这个月执行任务一回来,端着酒杯坐在客厅里架着腿姿势蛮帅气,“Harry。”

 
 
 

……

 
 
 

 

 
 
 

谁准你叫我Harry!

 
 
 

 

 
 
 

27.

 
 
 

Harry Hart深知变老的讽刺感——迟早要来,却让人苦苦等待。他没有过荒诞天真的狂热时代,也不打算拥抱多愁善感的中老年期,只是平静地接受现实。

 
 
 

只是这样而已。

 
 
 

 

 
 
 

28.

 
 
 

其实“喜欢”这种词已经让老特工感到尴尬了,如鲠在喉,严肃而焦虑。他已不谈这种事很多年。他不擅长这个。

 
 
 

 

 
 
 

29.

 
 
 

他爱过一个人,但已被埋没于滨海瓦朗日维尔的海浪。

 
 
 

 

 
 
 

30.

 
 
 

Harry回忆童年,一部分时候他像个想讨人喜欢的高空钢丝小丑,一部分时候他是高不可攀学富五车的少爷。但一直一直,他都想要个妹妹或者弟弟。

 
 
 

 

 
 
 

31.

 
 
 

妹妹或者弟弟,再不济侄子也有盼头,软软的小小的,可以听他弹钢琴的那种。不是倒贴到床上来的毛头小子,不是。

 
 
 

 

 
 
 

32.

 
 
 

Eggsy的枪法并不是Harry教的,但他教过一点,用的姿势还很奇怪。

 
 
 

 

 
 
 

33.

 
 
 

其实对待Harry Hart这样的人,恪守规则不顶用。

 
 
 

 

 
 
 

34.

 
 
 

工作之外绝不使用暴力,这是老绅士多年的原则。但因为Eggsy小子被迫打破。第一次在酒馆,第二次在自己家里。

 
 
 

好端端吃完饭洗个盘子,左绊一下,右绊一下,不知道那小子怎么走的,让Harry有一种被小动物绕着脚绊的感觉。Harry拳头都提起来了。

 
 
 

Eggsy站在那儿也不发怵,一双眼睛晶晶亮,在对方还皱着眉头的时候抱着后脑一把吻了下去。

 
 
 

亲完了还不走,满脸都是:你打我吧反正我不怕我不后悔你打我吧反正我不怕我不后悔你打死我吧。

 
 
 

 

 
 
 

35.

 
 
 

Harry可以处理的事情非常多,从擦皮鞋到做西装,再到阴谋诡计拯救世界,但这件晚餐之后的小事却处理不了。

 
 
 

 

 
 
 

36.

 
 
 

有个大舌头的神经病正在作恶,有什么空谈恋爱。

 
 
 

 

 
 
 

37.

 
 
 

HarryHart做过许多错误的决定,去那间教堂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胃被人碾碎了,心脏塌缩,灵魂似乎也在烟消云散。

 
 
 

然后他听到一声枪响。

 
 
 

 

 
 
 

38.

 
 
 

第二个错误决定随之而来。

 
 
 

醒来的时候是夜,周围没有灯光,Harry胸口蔓延着剧痛,意志力摇晃、挣扎、虚弱、最终坠落。他想去死。

 
 
 

在他缓缓支起身体的时候,世界猛地变得明亮,一把凛凛的尖刀抵在他额前。“你欠我一条命。”女战士勾着嘴角。

 
 
 

Harry喘着气,看着Gazelle的脸,仿佛面临地狱。

 
 
 

“我一直在查自己的身世,从美洲一路查到欧洲……”她轻柔地回忆着,“最近才得到一个名字,曾资助我的养母……你猜是谁?”长长一顿,“Jack London。而我掘地三尺找这个根本不存在的男人,终于又得到一个名字,你猜是谁?”

 
 
 

Galahad浅浅地呼吸着,似乎脑中仍是梦境,他什么也没告诉她。

 
 
 

 

 
 
 

*JackLondon来自漫画

 
 
 

 

 
 
 

39.

 
 
 

下一次听到Gazelle的消息,是她已经死了。

 
 
 

到死也没得到身世的半点消息。

 
 
 

 

 
 
 

40.

 
 
 

Harry从那个鼠洞一样的地窖里被救时,没人知道他是谁。世界得救了,香槟正在喷沫。

 
 
 

 

 
 
 

41.

 
 
 

秘密回到伦敦后,Harry发过几天的呆,只是坐在窄小的公寓里。一室通明,灯全亮着,壁炉内一团炭火正旺旺燃烧。

 
 
 

也许是他上了年纪,也许是因为自己的童年经历,他开始同情Gazelle,又开始想到Eggsy。小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被人用什么方式带到这个世界。他们往往事后才发现真相,有时候要通过艰难的方式。

 
 
 

 

 
 
 

42.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那孩子已经开始收集报纸头条了,贴了半面墙。”Merlin这样说,口气倒是没有半点同情,“看这样子是要血荐轩辕来纪念恩师。”

 
 
 

Harry笑了笑。

 
 
 

 

 
 
 

43.

 
 
 

Harry把伤养好之后去看过Eggsy,他在Harry曾经的房子里住得很好,可以保护母亲了。Harry却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快乐,他不懂为何。

 
 
 

 

 
 
 

44.

 
 
 

另一个错误的决定是在下着雪的天气去见Eggsy,大衣在雪中淋得一团乱,头发鼻子上都落着白色,显得很是老气。

 
 
 

但这位新晋特工真是被吓坏了,被吓得魂不附体,以为自己喝高了。

 
 
 

Harry皱着眉头:“什么叫喝高了,你是把我的藏酒都拿出来挥霍了吗?”

 
 
 

Eggsy文不对题,由于无法抑制的激动而结结巴巴:“Harry……”眼里隐隐噙着泪,却闪着明亮狂喜的神色,一把抱住了老绅士的腰。

 
 
 

Harry被这个竭尽全力的力道惊住了,由他抱了一阵。这孩子是真的哭了,把可怖失丧和失而复得从胸腔里哭了出来。

 
 
 

Harry想到了自己的曾经——生离死别是很可怕的,你想到这样一个人就不见了,再也没有了,故事戛然而止,而被留下的是自己独人。

 
 
 

他用一种优雅恬然的力道拍着Eggsy的背,难得地安慰一个人:“我这不是挺好嘛。”

 
 
 

 

 
 
 

45.

 
 
 

Hart的宅院至此仍姓Hart,但具体功用、住些什么人,自然要由男主人自行作主。

 
 
 

 

 
 
 

46.

 
 
 

Harry大概成了Kingsman的导师,偶尔提着伞去巡视一圈,也上上课。

 
 
 

他知道Eggsy一到工作场所就躲着他,但有时候也躲不掉啊。比如煞费苦心调去跟Merlin上课,殊不知Merlin出勤两个月,两拨学员并到了一起,归于Harry门下。

 
 
 

在学员队伍里看到面如土色的Eggsy感觉真是不错,老特工舒展着筋骨。

 
 
 

 

 
 
 

47.

 
 
 

Eggsy一回家就变成了嗷嗷叫的大狗,从客厅跟到厨房,衣服也不换,拉拉扯扯弄皱了西服。这是Harry最最最心烦的事。

 
 
 

“你真的太吵了,小子,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宁可头也不梳穿着沙滩裤去见前男友也不想见你。”

 
 
 

Eggsy好像根本没听到前一句:“……你还有前男友?!”

 
 
 

………………他倒是重点很准嘛。

 
 
 

Harry握叉子的手微微一抖。

 
 
 

 

 
 
 

48.

 
 
 

Gazelle曾有过另一个名字,Jamila。Eggsy抱回来一只被冻僵的流浪猫的时候,Harry决定把这个名字给它。

 
 
 

 

 
 
 

49.

 
 
 

其实那通从警局打出的电话,并不是Harry第一次被要求兑现承诺。

 
 
 

在某个冬夜,就像这天,落雪三尺,天寒地冷。Harry接通了一个母亲的声音:先生……实在对不起,我没法坚持下去了,Eggsy今天冲我发了一大通火……

 
 
 

她细细碎碎地说了很久琐事,似乎是准备了结自己。过了一会儿Harry才反应过来这是同僚的遗孀。他在电脑上敲了两下,调出了这对母子的照片。

 
 
 

“女士,不要心急。”年轻一些的Harry注视着小男孩的脸,他有一双坚定温暖的眼睛。“我们命定要死,但也有一些自由选择。Eggsy一定会是个好人,会有所作为,你要这样相信。”

 
 
 

“真的吗,先生……”她痛哭起来。Harry只是给了她想要的答案:“真的。”

 
 
 

 

 
 
 

而Hart先生,一点也没错。

 
 
 

 

 
 
 

50.

 
 
 

Harry很少收到礼物。

 
 
 

那天他过生日,Eggsy在卧室门下塞了一封信,书写规范,训练有素:

 
 
 

“Harry,其实你就算不回来,我也会过得很好,保护这个组织,维护正义,样样都会做给你看。毕竟这个人生是你给的,我要还给你。

 
 
 

“但你现在回来了,一切好像经过了三千年的旅行,我就不禁想,这一切能不能永远继续。我的意思是,我们能不能一直在一起。

 
 
 

“一切是否为时未晚?”

 
 
 

 

 
 
 

年长绅士静静地看着这封信。他所经历的漫长人生似乎一帧帧从眼前掠过,荣辱沉浮纷至沓来,孤独地进入永久的孤独。一切又似乎坍塌成一瞬,所遇见的只是临到眼前的这一时这一刻,心跳剧烈,晨光泄入胸口。

 
 
 

 

 
 
 

他不像年轻人那样擅长这件事,但他想:是的,大概为时未晚。

 
 
 

 

 
 
 

 

 
 
 

 

 
 
 

 

 
 
 

 

 
 
 

END

评论(21)
热度(465)
  1. 杯盏浮月A bit 转载了此文字
    ❤️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