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Kingsman】怦然心动 【师生AU/6-7】

* 首章 【click

* 6章:教授自埋挖得一手好坑(安宁脸;

* 7章大概就是:你们不要欺负Valentine……XDD

 

 
 
 

6.

 
 
 
 

伦敦的夏天不长,阳光懒散短暂。云中秘密的门洞打开,瞥上两眼,阴雨又来。

 
 
 

Eggsy刚住到Harry家时是Kingsman开学前的漫长假期,只有身上一身凉装,一个双肩包和一条狗。

 
 
 

寄居的男孩子适应力很好,没两天邻居小姑娘就来敲门:可以让Eggsy帮我钉画板吗。对门的高中男生觉得这新人棒呆了:他开车的技术酷得不行。Hart教授见状高兴了几天,渐渐又觉得哪里别扭起来。

 
 
 

有一天,Eggsy搬了个凳子在车库刷球鞋。在小镇廉房配置呆惯的JB溜进书房,刨了两本书,毫无顾忌地咬出一嘴沫。把Eggsy吓得想打包离家出走。

 
 
 
 

Harry忍着心疼把书一扔,开口安抚:“没事,小狗会习惯的。”

 
 
 
 

小狗其实面无惧色,被主人护在身前。但无尾的大狗内疚极了,蹲在那儿抱着JB,眼角耷下两撇。教授看他那样子差点发笑,仔细一想又心中有愧——对,就是这里别扭。

 
 

“……我没那么难相处,Eggsy。”

 
 
 

早年通信严肃惯了,去接他同住又是一副履责的样子,Eggsy觉得自己沉闷高傲也是应该的。他自顾自想了一通,觉得有些道理:谁每天对着个面无表情的大学教授能雀跃跳脱的?

 
 

独居多年的Hart教授不知道自己面无表情是什么表情,他猜板着脸,还有点凶。

 
 
 
 

Eggsy第一次主动找他长谈是因为家人。

 
 

Harry有一套铁打的生物钟,很少有事值得他熬夜少眠,而Eggsy是其中一件。棕发青年抱着狗和照片,坐在他规规整整的床上,“这是Daisy的第一百天……这是一周岁……我妈妈结婚前的照片……中午你说想看。”语调一降。

 
 

Hart教授感觉到他的认真,摸出眼镜努力跟上剧情。

 
 

Eggsy显然没意识到作息差异,零零碎碎解释起来,也不知说了多久。“我从没离开Daisy太长时间,这次大概是最久的。她力气可大了,把手这样摊着,她要打的。”他两手比划着,掌心啪啪作响。

 
 

Harry突然一笑,脸色腆然,“可能小孩子都这样,Eggsy。”想了想,“你小时候……”

 
 

Eggsy马上盯着他,Hart教授困得迷糊,好像眼前还是那只不会走路的白面团子:“第一次见你也就这么大,我一伸手,你也打我。”

 

年轻人脸一红。

 
 

教授浅浅吸着气,神志剩七成,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了口:“一岁的时候就敢打人了,现在怎么这么拘束……”哈欠被他生生忍住,眼眶应景地湿润起来。


 

年轻人眨眨眼。

 
 
 
 

自那以后日子似乎平顺正常了一些,Hart教授以为这下开了窍。只没想到打人倒是不会了,大了有大了的闹法。

 
 
 

那天Harry正准备晚餐——身后桌上橄榄酱面包脆片浇着南瓜汤,鳕鱼配着茴香菜泥。心情颇好的男主人准备再琢磨一下牛排腰子馅饼,手还没抬起来,腰上一股力道猛地一圈。

 
 

“要命了……”Hart教授吓得几乎一抖,好像这辈子没这样被人抱过。“Eggsy?”

 
 

身后的棕发青年醉眼惺忪,抽着鼻子:“教授。”这声音一听就喝了不少。

 

Harry压着火气没推他:“你先放开。”换做平时这语气Eggsy是不敢顶嘴的,但这回死死箍着手臂不听话。

 
 

Hart教授腰疼背痒,深感不适,刚要赏他个手肘,Eggsy说话了:“我跟隔壁Claude出去喝酒了……有点想家……”裹着浓浓的鼻音。


 

Harry这下没了脾气,皱着眉在那儿,默默地拍了拍腰间的手。最后他连背带拽把人拖进浴缸醒酒。簇簇温水打在Eggsy脸上,顺着T恤领口往下滑。

 
 

不离家,不能成人立业,离家求学,又有别的委屈。Hart教授心里百转千回,最终在他头上兜了块毛巾:“喝酒要适量。”


 

教授声音很冷静,心底也是心疼的。脑子滑过老友的脸,再想想小时候的Eggsy,教养而生的责任感筑起了高高一面墙。

 
 
 

之后的时间他教Eggsy穿衣挑鞋,品酒读书。想到开学后的若干典礼若干成规,Harry还带他去熟识的裁缝那里做了一身衣服。

 
 
 

Eggsy开学那天就穿着那身定做的西装,一切都非常像样。Hart教授嘴上不说,心里却风和日丽。

 
 

Eggsy一把牌亮条顺的好材料,风度翩翩起来真是让人满面春风。把他送进Kingsman大门的时候,许多人对这张陌生的新面孔侧目赞叹。

 
 

Hart教授觉得不消多时,自己能为国家社会培养个学术精英,再长几年或是个大不列颠拿得出手的精彩人物。

 
 

兴许还是个情场杀手。他心里一哂。

 
 
 

——事实证明Hart教授这种人,别人是算计不得的,他既无所求,又有学识,但自己挖坑埋自己却是一把好手。

 
 
 
 
 
 
 

“想要什么样的布料?”

 

十九岁的Eggsy正对长身镜站直,蹲在他身侧的裁缝Jeantet先生开口问道。他不安地问:“您说什么?”

 
 

裁缝店的闭间灯光素黄,陈设整齐,仿佛唯一不和谐的就是这个穿着球鞋的小伙子。

 
 

Jeantet先生手握软尺,维持着弯腰的姿势:“条纹令人挺拔,细格显现质感。”语气轻快,似有乐趣,“至于颜色,你也许不喜欢黑,那不妨……用海军蓝。”

 
 

这对Eggsy来说没有分别,他什么都不懂。

 
 
 

但年轻的好处是坦诚:“其实我在想,款式可以跟Hart教授一样吗?”

 

老爷子从镜片后投来两片正直坦率的目光:“你真这么想?”

 

Eggsy心照明月:你不知道我多想。“的确。”

 
 
 
 

这身衣服在他脑中辗转多时,最终成真。

 
 

正式开学那天,新生们聚在一起高谈自擂,Eggsy从假期绅士速成班跌跌撞撞刚毕业,倒也周旋得很好。但他也有暂时应付不来,复杂得多的事——

 
 

前夜他给家里写信:

“亲爱的妈妈,我近况良好。

 …… 
 

Hart教授一直在鼓励我,他非常牢靠。”

 
 

而事实岂止牢靠,岂止“牢靠的长辈”。Eggsy心里清楚。

 
 
 

开学队伍分两边,教职队伍在草坪另一头。Hart教授就这样站在那儿对Eggsy遥遥一笑。他很高,肩背挺拔,儒雅凝练,在黑灰色严肃的中年人群中闪着光。Eggsy看了一眼就没能移开视线。

 
 

他知道的。所有关于Harry Hart的事都是这样,优雅、和谐,并且强烈,宛如魔法。

 

刚进大学、年龄尚在一字头挣扎的年轻人望着远处的教授们,满不在乎又颇有深意地挑起眉。

 
 

什么时候我能穿着这身衣服站到你身边?

 

什么时候你那些光鲜亮丽的朋友能都认识我?你们谈什么,诸神,欧陆哲学,酒?

 

什么时候我能变成你这样的人?


 

“Unwin先生,合影了,新生过来合影了。”旁人叫他,推推搡搡的力道把他拥到人群中。

 
 
 

Eggsy收回视线,用礼貌的微笑加入相片:神采奕奕的海军蓝,精制细条纹,黑色牛津鞋,孔雀蓝领带,金袖口配金表。

 
 

那是一副一往无前、前途无量的模样。


 

越年长的人越不愿承认:上帝根本不公;大把时间的积累,总是比不上手握大把的时间,那是一扇向天敞开的门。



 

“就是今天。”

二十岁的Eggsy Unwin在闹钟响前就睁开眼,被子堆在身下,头发乱成草堆,两眼却是闪闪发亮地精神。

 
 
 

穷学生的日子总是人仰马翻,一个礼拜五天有课,六天兼职。但这些此刻都算不上什么。

 
 

Eggsy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套球衫一边撞进浴室洗漱。袜子带鞋一脚踩,捋完头发背着包就要走。

 
 

Hart教授听他叮叮咣咣,拆墙的动静。原先背着身坐在餐桌前,忍不住转头去问:“饭也不吃?你要去哪儿?”

 
 

“去图书馆工作。”Eggsy见他满脸忧虑,“晚上的事不会忘的,下午就回来。”扶住教授的椅背,倾下身去抓了个面包。


 

教授也没觉得哪儿不对,默默感慨着年轻人精力充沛——的确是充沛,连蹦带跳进了图书馆,帮忙帮到下午两点半,掐着时间又风一样卷起东西离开。

 
 
 

“什么事这么兴奋?”同是兼职的三年级学长撇撇嘴。

 
 
 

Eggsy好歹也跟文学教授同居了一年,词库庞大:“约会。”




7.

 
 
 
 
 
 

“今年的聚会你要去?”早些日子商量日程的时候,Merlin向Harry确认过多次,似乎在提醒他已经缺席了好几届。

 

Hart教授垂着眼,放下茶杯,“去。带年轻人长长见识。”Merlin点头同意。

 

随即Hart教授忧从心头起:“一个Harry Hart就够可怕了,几十个在一起岂不是要闷出垃圾蛾子。”Merlin笑起来,“不,起码我想请的人不会,她极为稳重大气。”

 
 

心里装着不同人选的教授们互看一眼,都觉得对方老眼昏花,有点毛病。

 

——教授,你们都对,你们都对。

 
 
 

小黑裙含蓄内敛又妩媚撩人,百战不殆。对,一切都会好的。

 

Roxy Morton在镜子前摆了个上帝才知道是什么鬼的姿势,僵硬一笑。长久未暴露在外的双腿腼腆地发抖。

 

……不,不会好,我应该去寒风里静静躺着等死。

 

她面露过度绝望的安宁,把头发一撩,踩着细高跟走上刑场。


 

“美艳动人,Morton小姐。”Merlin教授在门廊莞尔,把她的手挂进胳膊。

 

Roxy悲哀地维持冷静,她觉得有人抓着她的胃拧来拧去,午饭都在喉头。开门那刻明亮迷离的光线真的让她作势一呕。

 
 

“我靠……”Merlin淡定地招呼了一遍F。女孩以为是她的问题,几乎要开口道歉了,抬头一看发现还有比自己更可怕的错误。

 
 
 

那是个装修奇异的豪宅大厅,皮制家具颇有土邦君王的气派,地毯却是最抢眼的绿色、赭石色、红色,蜂窝型的洋槐壁龛仿佛名品店,但被改成了香槟桶,沿墙站着栗色西裤套装、浅口单鞋的侍者,手托冰镇螺丝钻鸡尾酒。

 
 

这跟所有人想象的“老学究挽着小徒弟在发霉的古董桌椅前数蚂蚁”场景相去甚远。整体设计来自正在沙发上眉飞色舞的、今年的主办人、天王巨星RichmondValentine。

 
 
 

“我一直在想Chester什么时候能下台,他下台了院长才能晋升,我们才能多评两个教授。”Merlin打量四周,“照今晚这样子看,他暴毙有望。”

 
 

话音刚落,Valentine教授用一种奇特灵敏的步子窜了过来,“晚上好!”Roxy瞪着眼没敢动。而Merlin侧过身带着女学生一躲,“不是我们。”

 
 

Roxy不懂教授语气为何沾沾自喜,直到她转头一看。此番相遇震古烁今——

 

Valentine无疑有种派头,荒谬可笑,但气度非凡。此刻他的手上手环戒指色彩缤纷。

 

对面的Hart教授立得笔直,一身黑色,身边的Eggsy像是另一个版本的Hart教授,两人站在一起精致得像法国花园的一泓水景。

 
 
 

远观的Merlin和Roxy默契地用“这豪门恩怨我惹不起”的姿态退到一边。黑裙女孩左一拐右一拐,默默地为朋友捏着汗,没走几步自己却也遇上麻烦。

 

聚会上的麻烦有两种,化学性质大多关于礼仪智慧,但物理性质纯属倒霉——她突然跟人侧身贴在一起,一个陌生男学生紧张地说:“对不起,我想我的衣服被你钩住了。”

 
 

Roxy在高跟鞋上摇摇晃晃,她感到手臂下有哪里被牢牢黏住了,好不容易找回理智一想:“是我的拉链。”两人扭动片刻,试图让姿势不那么奇怪,但没成功。

 
 

他尴尬地沉默,她也尴尬地沉默,也许涨红了脸。在空气被他们点燃之前,在教授们发现异样之前,有人站到了他们身后:“看来你们需要一些帮助?”轻快的女音在耳后响起,骨伶伶的手搭在两人背上。

 

Roxy头皮发麻:“Gazelle?”

 
 

黑发女孩声音带着笑意,“在你的拉链被扯开,他的冒牌货穿帮之前,跟我走一趟吧,Morton小姐。”推开身后侧门,“这得私下解决。”

 

略感绝望的Roxy在转进偏厅前往回看了一眼,终于确信不幸的命运只能独自承担:

Eggsy看起来好极了,昂首挺胸地站在人群中央。



 
 

“你看起来好极了,别紧张。”

Hart教授的声音响起。

 
 
 
 
 

他们在赴约路上,汽车低声隆隆向前,周六傍晚的空气醺醺然。世界的一半正睡去,一半在苏醒。

 
 

“教授……你盯着车窗说这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Eggsy一抹额头,在后座有限的空间里动了动腿。

 

教授闻言一笑,也不反驳,“希望你晚上不无趣,年度聚会就是个年度算账的地方。”

 

Eggsy一听这话浑身都好奇兴奋起来,仿佛眼前是一段接一段教授的八卦轶事:“我相信不会无趣的,教授。”

 
 

天真烂漫的学生不知道什么在等着他,直到推门进场那刻:一个奇装异服的美国佬从天而降,声音激动,神情轻微疯狂,“晚上好。”Eggsy感受到教授身上骤然升起的怒气。

 

是了……他一定是Valentine……

 

对视噼噼啪啪持续了数秒,然后物理教授目标精准地转向Eggsy,“终于得见,Unwin先生。”

 

学生只能问候:“晚上好,Valentine教授。”

 

Valentine露出夏威夷式笑容:“看来Harry跟你提过我?”

 

Hart教授面无表情:“不。外面迎宾的牌子上有你的照片和名字,非常震撼,过目难忘。”语气之陌生态度之刻薄让Eggsy膝下一软。

 

好好好,没提过。我当你在家念叨牢骚的都是鬼。

 

Hart教授亲传弟子不负师恩,诚恳温暖地握住对方的手:“的确是这样。”

 
 

这刻大厅中央的灯光陡然一变,背景音乐噔噔敲起拍子。坐在角落饱受惊吓的老头子们双肩颤抖。而物理教授仿若被击碎的雕像。

 
 

Valentine万万没想到这个面容和善可爱的小伙子骨子里是个Harry Hart,摸着左前胸,去餐桌上挑了块小甜品。自此Hart教授的陈年宿怨再添光荣新章。

 

Harry用一种“这下你懂了吗”的了然神态看看Eggsy,愉悦地端起一杯酒。Eggsy抿着嘴,一脸“我不信”。风流韵事呢,老情人呢,恩怨纠葛呢。

 
 

可Hart教授的恩怨纠葛没来,他的来了。

 
 

“Hart教授。”一张刺眼的皱脸飘过来,还挂着谄媚迷人的表情,“去年可没见到您。”

 

Charlie Hesketh不知是被谁请来的,手腕上的钻石表亮得近乎摇滚,姿态倒很绅士:“哦忘了介绍,我是Hesketh家的长子。”他这“你理应认识我”的态度让人不寒而栗。

 

Hart教授恍然般“哦”了一声,微微一笑:“晚上好,Hesketh先生。”

 

你别笑。Eggsy眼中刀剑齐发,刃上还喂着毒。

 

Charlie向Eggsy投来冷酷眼神,语气却仍讨人喜:“我父母在入学时找您合影了,不知您记不记得。”

 

Hart教授的眼神移向远处,不着痕迹地走了两步,作势离开:“自然记得,有时间还要叙谈。”Eggsy跟着想走,被同窗抓住了手臂。

 

“你跟着Hart教授来的?”Charlie略有几分咬牙切齿。Eggsy也不知是开心多一点还是生气多一点,“你管得着?”Hart教授大多时候是滩深不可测的温吞水,但有些小动作Eggsy总是留心:“你知道教授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吗。‘根本不记得’。”

 

棕发青年用力一挣,颇有扬眉吐气之感。狠咧咧地整整衣服,才发现Hart教授在看自己,忙不迭扮起懂事。

 
 
 
 
 
 
 

“听闻你跟Valentine经历了一场肆虐风雨。”Merlin教授用莎剧台词有腔有调地登场。

 

Hart教授见到老友心情大好,“是啊,胜利壮丽而不流于纤巧。”

 

人是我帮你骂的,能说点听得懂的吗。Eggsy学着教授的样子端起酒,慰藉未平的八卦之心。

 
 

Roxy不见踪影。大多在场的人,若不是行将朽木走不动,都来跟Harry Hart搭话。套话寒暄很有风采。Eggsy的好胜心和争光心态大概超出了Hart教授的预计,端着架子喝了整两轮毫无意义的交际酒。

 

“你不累吗。”Harry有些惊讶。

 

Eggsy站在他面前,觉得灯光下的Hart教授眼底有笑,而自己鼻腔喉咙异常干热:“一点也不。”

 
 
 

这时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过来,轮廓冷峻严肃,像北欧人,眼神明晰清澈:“Hart教授,Unwin先生。”

 
 

Eggsy的背上似有一只无形手在推,让他警醒戒备:“晚上好。”

 
 

Hart教授很是意外,眼神一动:“你竟然有空来这种小地方,真是惊喜。”看了看Eggsy,“看起来不需要介绍了。”

 

Eggsy谨慎地跟那两个眉来眼去的老男人碰了酒杯,心想:需要介绍,我还不知道他是谁。

 

但Hart教授没有交谈,安宁地喝空杯子就带学生离开。


 
 
 

年轻心性总是这样,没多久那个奇奇怪怪的男人就被Eggsy抛在脑后,被文史学院的熟面孔们盖了过去。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的,Harry?”有个头发微卷的高个子教授眼瞳温暖,用一种揶揄的微妙口气说。

 

Merlin教授喝了口酒,“我们学院搬办公楼那年,是不是?”

 

“当年的地方阴凉多了,虽然冬天真想一头撞死。”

 

Hart教授也是放松的神态,“对。”也不知在回答哪个。而Eggsy一字不漏地听着,也不插嘴,闲话下酒滋味甚好。

 

“Eggsy今天辛苦了,非常辛苦。”最终还是Merlin教授关怀迫于应酬的可怜孩子。

 

话是别人说的,Eggsy却下意识去看Hart教授。他也在看自己,目光流潺颇为生动:“的确……我觉得刚才Giles过来的时候你已经醉了。”食指一点,小拇指还微微上翘。这一手点得Eggsy心里一荡。


看这样子我觉得醉的是你。Eggsy默不作声又喝完一杯,喉鼻那股异样又涌了上来,触感分外熟悉。

 
 
 
 
 

磕磕绊绊被酒精泡了一晚上,许愿少年Eggsy的圆梦之旅终于在Valentine再度出现时臻至圆满。

 
 
 

“Harry,校长跟我讲了些很有意思的事。”Valentine换了顶帽子,熟悉的New York晃得头晕。

 
 

眼神略显迷离的Hart教授看看波澜不惊的Chester,又看看Valentine,“哦,猜到了内容。”

 
 

Valentine有着宣扬教义的虔诚眼神:“物理的重要你们不懂。你们真的太可怕了,需要一点现代文化的熏陶……”他绞尽脑汁般伸出双手,试图感染众人,尤其是Chester:“这个时代学古董有什么?做不了大英雄也干不了大坏蛋啊?你看过钢铁侠吗?蝙蝠侠?”

 
 

Hart教授这下是真的笑了出来,不知是气是乐。他摇着头拍拍Eggsy,想要离场。

 

Eggsy这下也是真的想通鼻子的异样到底是什么。教授手指拍他手背的触感像被放大了一百倍。

 

 “Eggsy?”众人低低惊呼。

 

棕发青年仰头捂着鼻子,指缝拼命冒着血,止不住地往下滴。他的脸通红,下意识地背对Hart教授,伸手推开若干丝质和棉质方帕。

 

“Eggsy?”好了这次是Hart教授在叫他。

 

你别叫我。


 

Eggsy越心急越狼狈,血顺着衬衫往下淌。身后突然又一阵骚动,不知是谁呕心掏肺地吐了出来,桌椅带着桌布哗啦翻倒。听起来还是个成年男子。

 
 
 
 
 

年轻人头也不回,指着身后,先人后己大公无私地喊:“先救他!先救他!”

 
 
 
 
 
 

TBC

评论(18)
热度(205)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