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Kingsman】怦然心动【师生AU/番外01】

* 正文首章【click

* 就是早餐晚餐上课下课,亲来亲去的日常嘛……

* 本子会做的,感谢阅读,这篇评论可点梗^^




 

1.

 

天气转暖,晴雨交缠,花店和午茶馆若无其事地繁碌起来。

 

Eggsy迫不及待想对手头这片空白平静的生活做些什么,施以加工,让它发烫变甜,就像面包发酵,却撞来撞去毫无对策。Hart教授对待他的态度倒是变了不少,可变化都在他意料之外。

 

 

“几点了?”口气沉稳平静,可以上法庭。人却一动不动,缩在被子里团成一团。

“七点零二分……”

 

Eggsy苦巴巴地答道。他坐在床边地板上,身上一股新鲜谷物的麦香,显然刚从厨房出来。

他算是明白了,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以前Harry逮着机会偶尔打盹儿,早餐时容易走神,早上总忘事,都是有原因的——HarryHart就是个爱睡的人;晚睡是逞强,晨起也全凭意志力。往常他太过自律,没比学生起得晚过,现在不知怎么一卸长辈的担子,光明正大不管Eggsy了。

 

学生又不敢真去催,看他窝冬一般懒洋洋地等着醒神,就静静候着。没几分钟Hart教授就又成了Hart教授,稳稳当当坐起身来。刚才暖烘烘的无赖气全收没了,平和优雅得很。

 

Eggsy见他点着脚摸索拖鞋,伸手一送。教授穿上鞋,低头看了看,想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刚抓住手臂,Eggsy就自己站起来了。

 

年轻人轻快地在他唇角一亲,“早上好!”这动作竟还有些孩子气。

 

教授要笑不笑地抿起嘴,“早上好。”没有眼镜拘束的眸子显得温和率性,却不愿将情绪流露太多。

——就是这个表情让Eggsy觉得早起照顾人是件美差。

 

忙了片刻终于聚回到早餐桌前,Harry一脸对人生相当满足的神情,可追梦少年Eggsy还有八百个计划亟待实践。

 

“音乐剧?”他问。

教授想了想,没表现出什么兴趣。

 

“那就话剧?”Eggsy的“约会清单”还有长长一串。

Hart教授自知甚明:“我的品味你大概不习惯,你挑得出喜欢的剧的话,也行。”Eggsy最怕听他这样退一步的迁就口气,叉子戳得叮叮响:“看电影吧……”

 

教授从眼镜后看看他:“电影院里都是年轻人。你知道,我职业病,看到一排排整整齐齐坐着的年轻人,诚实的反应绝不是到后排坐下,”一只手悠悠比划,“我会拿着名单走去前面。”

 

他的口气太生动太认真了。Eggsy此役完败。

 

这世界真残酷。牵JB遛弯有多简单,“把Hart教授带出家门玩”就有多难。上有老下有小的Eggsy Unwin埋进早餐里跟面包卷厮杀。

 

约会不成,好在还占着近水楼台。

 

 

一周只一节Hart教授的课,对于周四下午Eggsy珍惜得不得了。他以一种奇妙的自豪感占了个前排座位,还没坐稳,左边两头长发拥了过来,漂漂亮亮放下包架起腿。

 

Roxy和Gazelle距离自然是礼貌合适的,可这超出了Eggsy对周身一米内美女密度的承受能力。他不自觉地收紧肩膀,口气挺礼貌:“下午好。”如何跟这对恋人相处仍待探究。

 

Roxy被他这个客客气气的套话逗笑了,摆开笔记本,硬是没理她。那头Gazelle探出头来,飞快地眨眨眼,睫毛扫阳光,“不用问好,我是来看Hart教授的。”

 

小秘书这声“Hart教授”喊得太亲切动听,唱起歌来了。Eggsy憋了两秒,忘了自己几岁:“……不给你看。”

 

可看不看哪是他能作主的——话音刚落教室就安静了一些,Hart教授穿着黑装白衫进门,神色与着装都像刚开完会的样子。视线明晰,心情颇好,扫视了一圈教室。不知情的目光轻短地落在Eggsy身上,又淡淡地掠过他左边。

 

Eggsy规规矩矩坐好。别说左手边坐着Roxy和Gazelle,哪怕现在两个西班牙舞女一左一右坐在他腿上,举着一具高梳一把黑扇唱情歌,教授也只会吩咐“去别处玩”,酸话不会说,对人轻慢的话也一句不会讲。

 

仰仗午阳余荫,此刻风中暖意湿意恰好。

 

“是的,这版书现在不值钱,却见过世面……”课讲到一半,教授不知从哪里扯到这儿,翻着手腕,给学生们看自己的书。依旧是粗裁本,有股战争前的古朴感。

 

“本来还有一本姊妹,”Hart教授突然一笑,惜意中带着怜爱,“被狗咬着啃光了。”教室里蓬起一团笑声。Eggsy嘴角勾起小弧,猛地回忆过来,上齿咬下唇。

 

前排向来是调戏老师的好地方,有学生问:“谁的狗,教授你的吗?”

守家的JB打了个喷嚏。Hart教授想了想,“不算是我的,不过也一起住了不少日子。”

 

这回答对Hart教授来说敷衍中肯,不欺瞒不泄漏。但年轻群体某方面的神经实在敏锐,仿佛一瞬间大家都达成了共识。故事里另一个人无所遁形。

阳光跳一拍,教授抬头看,学生们也抬头看,完全不在同一频道地交换了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然后Hart教授太太平平,大家心照不宣地继续上课。

 

被淹没在人群中的Eggsy趴在桌上咬笔杆,想笑又不敢。

 

头发微散,西装笔挺,眼角严肃柔软的Hart教授让人既想扑着他胡闹,又想按着头接吻。学生的职业操守只坚持了一节课——归家前,教授要回办公室取东西,刚关上门Eggsy就摘了眼镜,抱着脖颈亲了上来。

 

教授呆了两秒,也顾不上慌神,借着身高推他压在门上。年轻人动作一向直白,带着纯真的侵略性,一手环住他的腰,热情地舔弄勾缠,被桎梏空间的似乎反而是Hart教授。他心口酥麻,膝盖发软,侧着脸谨慎呼吸。两个人衣冠周正,皮肤间隔着层层布料,唇齿相接显得格外痴心认真。教授脑中黑暗窒息,几乎要跪到地上。

 

可这动作阵仗太大,门锁开始发出异响。Eggsy实在顾忌这人的金贵脸皮,深深一吻就放开了他。

 

Harry微垂着头,贴着Eggsy的耳边调整气息,眼睛半阖还有些茫然。学生的胸口规律起伏,表情在讨赏:懂事吗,识大体吗,乖不乖。

教授当然不理,从他的爪子里挣出来,转身盯着办公桌。一撮头发被手捋上去,掉下来,捋上去,又掉下来。

 

Eggsy看那样子,把眼镜不情不愿地还回去,提醒道:“一个什么图章,还有白纹面的教案。”Hart教授横过一眼,也不说句谢谢。

 

学生结结实实吃了这记冷眼,也不放心上,仿佛把教授的脾气摸了透。

 

上个礼拜Eggsy为了带JB去朋友家玩,大着胆子把狗背在包里。结果课上闹得人仰马翻,吓得女老师奔出去找保安。当天晚上JB蹲在地上,Eggsy蹲在地上,一人一狗眨着眼地望着Hart教授。

教授骂小的不行,骂大的也不行,板着脸,拳头握了又放,握了又放。Eggsy心里难过,却不小心说出条真理:“教授……论身手论敬意,真生气你打我就是了。”诚恳得很,简直把自己当雾都奥利弗,红发小安妮。

教授愣了半天:论常理,论现在的身份关系,打他算怎么回事?这一绕把教授绕得脾气全无,嘴唇动了动,“你自己去跟Winterson小姐道歉。”

 

Eggsy在原地半张着嘴。他早该反应过来,对付教授这态度最好用。

 

这天也一样。

 


Eggsy 一路文文静静坐在车里没闹,晚饭时Hart教授早就不气了。费了些功夫,端出两人份的鳕鱼和腌鳀鱼。黄昏浅晖抚着木桌,气氛与Eggsy心心念念的约会无异。

学生坐在那儿对搓手,脚在桌下动来动去,像个等圣诞聚餐的小孩子。Hart教授解下围裙,觉得气氛都快温馨到尴尬:“倒点酒来?”

年轻人被支使得心甘情愿。

 

——虽说没人管早饭,接吻得斗智斗勇,差点被教授摔的门撞上鼻梁,一不小心还要被瞪两眼……

 

Eggsy Unwin在这段同居时光里依旧热情高涨,蹦蹦跳跳,每个日子都可以因美丽而闪闪发光。

 

 



END

评论(22)
热度(176)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