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子博客存欧美CP,叫阿水
微博@花丛里的一尊大炮

【Kingsman】怦然心动【师生AU/番外02】

* 正文首章【click

* NC-17点梗作业



 

2.

 

 

月桂叶的味道久散不去,在低脆的雨声中静静蔓延,像一缕轻烟,一层混着午餐时光的雾气。室内的光线也有限,客厅一角点着灯,彷如薄暮中一片池塘。

 

这是个清澈而完整的时刻。

 

Hart教授捏着书角,在棉麻衣料和毛毯的包裹中深感安宁。周六还剩个尾巴,他手里《米得尔马契》恰好温到第三卷。心思带着微风从沙发上飘去室外,在榆树梢上打了个愉悦的卷,然后目光落在了身边的年轻人身上。

 

男孩的后脑勺通常骗不了人。眼前这人头发柔软无害,凸起蓬松,有一股家宠的轻快忠实感。他没开别的灯,就蹭着光抱着电脑坐在地上,背靠着Hart教授躺坐的沙发座。

 

教授瞥瞥那电脑屏幕,觉得有些好笑。

前几回他硬着头皮要陪自己看书,看着看着觉得没劲了,还委屈。

 

“不看书你不理我,看了也不理我……”上个礼拜Eggsy就坐在同一个位置,作势刨地毯。 

Hart教授已经牺牲了书房,还挺理直气壮:“还要我教你念不成?”语毕他一顿,觉得错过了Eggsy读书识字的年纪有那么点可惜。

 

“七八岁的时候应该来看看你……七八岁好玩。我没教过人拼写。”老绅士自顾自讲开了,眼神还挺向往。把那只金毛团子仔仔细细假想描述了一遍,好像登时就能抱个小孩儿给他读故事。

那一头棕毛不服气了,耷拉着眼角嘴角,“来不及了。一不小心就长这么大了。”

 

这种胡闹口气教授是不会接话的,淡淡撇过头,继续“不理”他。

 

 

此情此景犹在眼前。

相比之下现在的Eggsy安分满足多了。敲键盘的声音小而快,一副忙碌繁荣的样子。他若是此刻回头,必定会对教授注目的眼神感到受宠若惊。

 

教授手边摆了个短木案桌,他把空冷的茶杯一递。学生立刻会意,接过拿着,“马上去……”心不在焉地应道。

 

Hart教授也不是真急着添水喝茶,只是看他埋头打字的专注模样有些谑意。他从毛毯下伸出一只没穿袜子的脚,装作催促般顶了顶Eggsy的手肘。

 

学生像被挠了一下,杯子随着手一抖。这下他毫不怠慢,爬起来跑去厨房。没多久便捧着杯子踱回来,把茶稳稳地推到案几上。

 

这诚心诚意的架势真讨人喜欢。教授端着书轻点头:“谢谢。”

 

Eggsy却没接话,看他人一眼,看毯子一眼,然后盯着Harry外露的脚耿直地看了两秒。像猫儿躺在枕头上,对树上的层层枝叶后的小鸟眨眼睛。教授自认没把刚才的逗弄心理泄漏分毫,也不懂这眼神内意,屈膝缩回脚来。

 

——事实证明,这杯茶讨得不是时候,讨的方式不对,讨得有泄天机。报应说来就来,追得飞快。

 

 

第二天Eggsy照常背着包出门,入夜未归。周末的闲散气息渐渐消退。

 

图书馆这兼职就别做了吧……

 

这是Harry进入睡梦前最后一个念头,他已忘了自己如何到达这结论。迷迷糊糊思索了很久,神志浮浮沉沉,床头灯似乎也在断续闪光。

 

心有所念都是睡不好的,Harry麻木地闭着眼睛侧躺。也不知是几点,眼前那片黄晕突然被人熄灭,黑暗变冷了一分。这下Hart教授反而清醒过来,脖子微微一动。

 

Eggsy自然不想吵他,伸手去掖被子。他撑身的手按在床上,凹下一角。这感觉在静夜很奇妙,躺着的人仿佛可以随着重力滑去那个方向。

 

恐于这样角度的对视,Hart教授装模作样继续卧着。学生也不知是胆大还是胆小,照顾完了人还一动不动,视线左右打量。

 

没一会儿演技就经受不住考验了,教授心虚地想翻个身,刚一动就被人按住了被角:“明明没睡嘛……”

 

开口说话当然要等人回答,礼仪所至。可Hart教授憋了半天,还没找回恼羞成怒是什么感觉,行动派已经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全文走sy 【114L





评论(16)
热度(172)
  1. 冉羽曦A bit 转载了此文字

© A bit | Powered by LOFTER